•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美術

    周天黎:一個中國女畫家的思想片斷(未刪節完整版)

    2012-09-28 22:56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作者:周天黎 閱讀

    \

    周天黎像

        周天黎,女,1956年出生,原籍上海。從小在謝之光、唐云等名師的指導下,在國畫、書法、素描和油畫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具有優良的造型能力。1983年留學英國,著重研究歐洲各畫派的藝術風格,探求藝術創新之路。1986年定居香港,1987年被聘為香港大丸文化中心中國畫教授。 1988年6月,被山水畫大師陸儼少院長親自聘為浙江畫院首批“特聘畫師”,并從事專業創作。

        周天黎系具有獨立藝術視野的當代中國花鳥畫大家。她的作品融西方的表現主義和中國傳統繪畫于一體,并以筆墨凝煉蒼勁著稱,且構思奇崛、立意新穎,尺幅之中澎湃著“丹青蒼龍舞,翰墨虎豹吟”的凜然之氣。100多家中外媒體介紹過她的繪畫藝術和美學思想,參加過多次重要的藝術展覽,許多作品被重金收藏。其1986年創作的國畫《生》,評論認為在藝術和思想上所達到的造詣高度,已成為20世紀花鳥畫的經典之作;其美術理論著作《中國繪畫藝術創新與發展的思考》,被許多專家學者稱譽為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中國美術界最有思想性貢獻的重要文章之一。            

        周天黎現任香港文化藝術交流協會名譽會長、香港美術家聯合會名譽主席,并兼任多家報刊的學術主持人,是中國文人畫在新時代重要流變中影響較大的代表性人物。

        “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尤未悔。”

          ——屈原《離騷》

        (該文以不同版本原刊香港作家聯會《香港作家》2007年第4期,香港美術家聯合會《美術交流》2007年第6期簡體版,《絕色風荷》2007年8月版大型畫集,臺灣《新生報》2007年8日23日第一版,并被300多家中外電子媒體轉刊。此系未刪節的完整版本。)
       
       臺灣《新生報》編者按:一篇具有時代高度的驚世鴻文,一位新時代中國文人畫代表性人物的心路歷程。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我很小時候就從“南宋四大家”之一、愛國詩人楊萬里的這首《詠荷》詩認識到西湖荷花。后來又知道我國最早的詩歌集《詩經》中就有關于荷花的描述“山有扶蘇,隰與荷花。”農歷六月二十四日是千年相傳的荷花節。

        象征圣潔、和平、吉祥的荷花,自古代表著中國人審美的至高境界。更是中華民族道德操守的代言物。 

        我的腦海里還深深印著這樣一個神話故事:荷花相傳是王母娘娘身邊的一個美貌侍女——玉姬的化身。當初玉姬看見人間成雙成對,男耕女織,十分羨慕,因此動了凡心,在個性開放的河神女兒的鼓動和陪伴下偷出天宮,來到杭州的西子湖畔。西湖秀麗的風光使玉姬流連忘返,忘情的在湖中嬉戲,到天亮也舍不得離開。王母娘娘得知自己侍女也竟敢追求自由,勃然大怒,用蓮花寶座將玉姬打入湖底污泥中,責她蒙垢塵埃,永世不得再登南天。而脫離了專制天條網罟的她,惘惘不甘,再也不會接受別人的旨意,在黑暗的詛咒中忍辱匍匐,默默度過無望的人生。她的靈魂在苦難中求得涅盤,她從大地汲取了萬物精氣,倔強地挺起了身,抬起了頭,向無盡的蒼穹驕傲地仰示自己絕色的臉龐。從此,人間多了一種既出世又入世,有著至麗至美、至柔至剛生命之魂的玉肌水靈的鮮花。

        記得1988年夏,我應時任浙江畫院院長陸儼少先生的熱情相邀,從香港飛來杭州參加龍年國際筆會,期間,陪伴他參觀座落在湖光山色中的黃賓虹故居。交談中,陸老問我:“我認為一個中國畫家,十分功夫里,四分是讀書,三分是練毛筆字,余下的三分才是畫畫。對此,你怎么看呢?。”我回答他:“我想筆墨技巧只是‘技’的范疇,如果沒有用‘道’來做藝術的靈魂和核心,最熟練的筆墨技巧也只能成為‘匠’。而‘道’的形成,要靠厚實的文化底蘊,寬闊的氣度胸懷,個人的人文氣質和高尚的道德良知。”陸老有點興奮地說:“你講得對,講得很對!你提到的這個‘道’,只有在廣博的文化知識的基礎上才會產生,所以,我主張一個畫家,必須把很大一部份時間精力用于讀書。學畫而不讀書、少讀書,以致營養不足、不良,繪畫時也就無法靈變,難成氣候。”

        “雖由人做,宛自天開。難怪許多人來此尋訪仙蹤。”我攙著陸老在黃賓虹故居附近一條兩邊長滿青苔的花徑上散步,談起了對杭州園林的一些看法。陸老卻用一種很認真的表情、很誠懇地答我道:“夏天的西湖,最美的還是荷花,你可常來畫畫。不要畫老套套的樣子,我覺得你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氣質,要畫出你自己心目中的荷花,要把自己的人生感受畫進去。”前輩的叮囑,給我很大的啟迪,觸動了我內心神秘核心的某根隱伏的藝術神經,影響著我人格結構中的本我活動,促使我以更大的勇氣去思考和實踐,用情筆墨之中,放懷筆墨之外,力圖從中國繪畫藝術文化內涵的深層去拓展出富有創意的精神價值。當年,為了鼓勵我,陸老特地為我畫的一幅荷花圖題了“水佩風裳”幾個大字,并蓋上了三個圖章。在筆會活動結束時,建議眾畫家們在我掛著展出的畫作《生》面前合影留念。
       
        陸儼少先生曾撰句:“三生宿慧全真性,一路清陰到上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此后,在整整三年時間里,我幾乎斷不了地都會做到同樣的夢,我的眼睛掠過無數驚詫和迷惘。夢中,我見到粗布芒鞋、衣襟飄飄的倪云林、徐渭、八大山人從黛色幽深處邊走邊聊結伴而來,他們一個故作清高,一個佶屈聱牙,一個生冷孤僻,但與我一起談畫論詩時,都成了我和藹可親的兄長。我心里不太喜歡他們畫中某種瘦硬枯澀的風格,可藝技上又有曲徑通幽之感。他們把我帶進了一個偌大無比、鳥語花香的山谷。里面竟也有著一個西湖,長滿離奇超脫、變了形的荷花。附近山坡上都是些形態奇奇怪怪的牡丹、葡萄、百合、梅花等,還有幾何造型、卡通樣的小鳥飛來飛去。夢中,有時我又變成了被困在污泥中的玉姬,而那些牡丹、葡萄、百合、梅花都變成了我的姐妹,奮力地助我跳出泥潭。我的直覺還告訴我,這種形體怪異的神秘花卉是在冥冥間穿越了幾百年的時間,突破了重重迭迭的阻隔來和我相會,我感到內心有一種巨大的力量壓迫著,急需一個釋放的出口,我必須把這些夢幻中形象畫出來。然而,萬千思緒交幻錯變,每畫完一幅作品,我整個人大汗滂沱,雙腳發冷,竟象虛脫似的軟弱。而且,沒有一張畫讓自己感到滿意。
       
        起初,我的家人還試圖用某種弗洛伊德的心理學理論來解說這種現象。通常來說,夢境是不能用理性的方式來解釋,后來我幾乎天天發夢,天天發瘋地畫畫,我的畫風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一直發展到思緒象亂云飛渡,滿腦子的斷章殘篇和稀奇古怪的畫面,耳朵里還不停地傳來神秘的語言,那是一種仿佛來自茫茫宇宙的聲音,全身又突然筋疲力盡,像一條失事的船骸在寬闊的大河中順水飄蕩?梢韵胂蟮,最后,仿佛被某種精靈附體的我被家人送進了醫院。出院后,為了防止怪譎的事再在我身上發生,家人一直勸阻我不要到杭州西湖看荷花。后來,我從弗洛伊德關于精神分折的經典著作《夢的解折》一書中,讀到他引用18世紀著名心理學家希爾德布蘭特的一段話:“夢具有驚人的技巧,它們能把感官世界的突然感受編織進他們自身的結構,因此它們的出現就似一種預先安排好了的逐漸到來的結局。”(《夢的解析》第一章第25頁,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對自己奇特的夢景體驗,一時感觸良多又唏噓不已。所以,在我艱難的藝術創新、思想求索之路上,杭州西湖的荷花于我有著孰喜、孰悲、孰奇、孰幻以及乍盼乍驚的非同一般的意義和宿命般的關聯。
       
        盤考足聲遠,墨惜心曲深。前兩年,有一位美術學院的中年教授問過我:“為什么你畫的飛鳥,有些卡通樣?”我回答他:“來自夢幻和某種畸零的靈異。”其實,我更深一層意思是,畫家有一種境界叫“熟極變生,巧極變拙。”作畫難在做減法,難在從筆墨加給筆墨的煩瑣負擔中解放出來,難在洗盡浮華,留下精粹。杰出的藝術作品不僅僅是讓人平面地去看,也不僅僅是象有的美術評論家所說,讓人去閱讀的,而是讓讀者用自己的心靈、用自已的人生觀、用自己的生活閱歷去感覺、去領會、去認知作品中的美學境界和精神空間。
       
        日月如風,足音跫然,一晃近20年過去了,仙者駕鶴,人面非昨。煙水茫茫,故人何在?奇怪的夢境也早已遠去。再臨鐘靈毓秀的杭州,不變的是千頃碧波中的荷花,仍風韻淡雅地挺立著飄逸的軀桿。只不過一眼望去,萬朵花影照清漪,繁衍生息,比以前更翠綠繁茂、接連周邊蓊郁逶迤的青山峰巒了。而那無法閘擋的思緒,似乎又正潮涌而來。神游物外,心與景接,我眼前一一閃映出當年在虎跑噴泉邊,在龍井泓池鄰,在平湖秋月中,與畫友文友們汲水烹茗、吟詩作畫又論文、兼議時局趨勢的雅境。印象最深刻的是這些剛從“文革”浩劫中活下命來的朋友們,在談到座落在西湖岸畔的岳王廟里,很多游客向跪在岳飛墓前的秦檜、王氏、張俊、萬俟卨四個奸侫鐵像憤吐唾沫時,都異口同聲地認為,十二金牌、風波冤獄,以“莫須有” 罪名勒死岳元帥的真正元兇并不是秦檜,而是當時的宋皇帝高宗趙構!難怪這位封建時代的一代忠良和他兒子岳云、愛將張憲在1142年1月27日被慘害前,提筆在假供狀上無奈而極度憤懣寫下了八個大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還有,另一位光明磊落、保家衛國的一代忠良于謙,被明帝朱祁鎮和心黑手狠的權臣徐有貞以“雖無顯跡,意有之”的荒唐罪名殺掉后,也埋骨在西子湖畔。
       
        其實,比岳飛、于謙冤死得更慘的是被處以寸磔的明末抗清名將袁崇煥,親眼看著自己身上的肉被人一塊塊割去吃掉,“遂于鎮撫司綁發西市,寸寸臠割之。割肉一塊,京師百姓從劊子手爭取生啖之。劊子亂撲,百姓以錢爭買其肉,頃刻立盡。開腔出其腸胃,百姓群起搶之,得其一節者,和燒酒生嚙,血流齒頰間,猶唾地罵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盡,止剩一首,傳視九邊。”(明•張岱《石匱書后集》。)這位韜略激蕩而胸藏十萬甲兵的忠誠戰將,被自己的主子下旨整整刮了3543刀!

        我讀之惡心難忍,驚破一簾幽夢,淪肌浹髓的悲哀里,任憑風雨助凄涼!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曾經有過四大發明的古老民族啊,滄桑的倦顏下,你究竟中了什么魔咒?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