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評論

歐陽江河評傳:詩是思的守護者

2023-02-01 08:29 來源:南方藝術 作者:陳亞平 閱讀

詩是思的守護者
——歐陽江河評傳

陳亞平

歐陽江河

歐陽江河,詩人、北師大特聘教授,博導。出版中文詩集13本,德語詩集4本,英語詩集2本,法語詩集、阿拉伯語詩集各1本,西班牙語詩集3本。赴全球五十多所大學及文學中心講學、朗誦。其創作實踐深具當代特征,被視為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最重要的代表性詩人。自幼喜歡書法,近年來在國內外多地舉辦過個人書法展,擁有眾多藏家。

多年前,我從嚴肅寫作的角度上,就去關心歐陽江河的中國詩學與世界詩學之間那個無形推前的、跨域話語的橋梁雛形。我關心的問題選點是,歐陽江河寫作中的中國現代詩學結晶,意味著就是未來世界詩學理論全域構境的一部分。難道不是嗎?我從世界文化發展史的宿律看,各個地緣會通上的文化構境,反復在自我一元的母代中,以時間的運變,與其他地緣會通上的異域文化一元的母代,生成著交叉、平行、重合式的關聯體。這就是母代的世界性共同一元,在維隅上共存而又發生交融的多元的來源,并實現著從中心到平行對等的生成性。這一過程,對應四大展衍的方面:疏抗化、邊界化、融界化、多界化。同理,中國詩學與未來世界詩學之間的母元界線,唯有在相互跨域、相互解域母元界線之后,才又反促新的前沿構境。唯有跨越才有新的廣域前沿。

相信未來有一天,世界詩學的可能性,必然被世界最好的詩歌和詩學思想率先地概率實現,成為向世界一流詩歌和詩學通澈開放的、具有現代方式的、面向全球新發展走勢的現實。就像歌德和龐德在漢語詩中受到跨越母語性的啟發而萌生倡導世界文學風范那樣。這一點,我可以瞬間穿越地聯想到,西班牙漢學家leilinkeAliciaRelinque說的:歐陽江河是全球當代最好的詩人這件事。我們對leilinkeAliciaRelinque評贊歐陽江河“全球”、“當代”、“最好”這些界定術語的釋讀,都需要結合我們最廣博的腦海導圖,結合詩歌作品在全球的發生狀貌,來熱情發現和世界詩學設想之間的內在聯系。因為事實促成的跡象是:從上世紀90年代到現在,在中國詩歌詩學和西方詩歌詩學的交流界、對話界、譯介界、參訪界當中,歐陽江河作為當今英語世界主流、小語種支流文本中被譯介出版得最多、訪問講學最多、書信交流最多、詩歌文化參訪活動最多的漢詩楷模詩人,在全球性詩學多邊主義共話的意義上,已經切近了世界詩學的構想性現境。

一個最好的詩人,歷史性發生作用的契機是能夠捉摸的,是在諸必然過程的交叉點上突現的,這一點,由以下事實表現出來,即:世界詩性構境中的詩學,總會通過時代的自我隨機選擇、詩界的旁觀性公認、良知的責任性共鳴、超群的跨域性傳播——這四大層次浮現出來,這幾乎在全球詩界成了一個天律。歷數中國當代詩歌40年里程,就可以著重地比較出,詩人歐陽江河詩歌作品和詩學理論構建的外溢性影響力,不僅在詩歌界和學術界中,是處于主導性的,而且在各個詩歌風格層、詩歌代際圈、詩歌盟群點中,也是主流性的。就像歐陽江河說的:“偉大的詩人乃是一種文化的氛圍和一種生命形式,是‘在百萬個鉆石中總結我們的人。”[1]

說歐陽江河20世紀90年代的詩學體系,意味著80年代“前詩學”的結束,這個結論自有支撐的歷史根基,它以字面事實的蔚然格局,預定了歐陽江河在現代詩學史上強勢的啟導地位。這里說的啟導地位不單是指歐陽江河詩學形態的斷崖式原創性,也包括在“第三代詩”語境下對80年代“前詩學”揚棄式的思考范圍,及其在各種變式的方式下貫穿到當下詩學的前瞻性。我因此把歐陽江河90年代的詩學階段,描述為絕對認知的詩學框架,這是一個典型的“詩學成體期”。事實上,歐陽江河1979年詩歌寫作開啟階段與“朦朧詩”思潮開端階段之間,雖然處于同一個歷史時期拉平了的時間節點鋒線期,但從歐陽江河個人化的思想結構和詩學演化路徑的本質界限上看,一直是與“朦朧詩”的詩學結構不重疊的。因為“朦朧詩”的詩學觀取向是,對象征主義和表現主義的中和性借鑒。歐陽江河的詩學取向,是勾勒一種由現代性穿越延綿后現代性之間的語言存在主義路線。正是由于這種詩學取向的不重疊性和涇渭分岔的異質性,才開啟了他詩學中的諸多邊緣性思考和革命性方法。因為他發現,后現代語境那種主體與客體的分裂,正在把詩歌的觀念世界帶入另一輪危機。這樣一來,就使得他詩學思考旁及的共鳴圈層,從80年代末到現在,不僅在時空討論伴隨率上,是最高的,而且在延綿數十年激發出的再反思軌跡上,也是最浩繁的。

如果把80年代末,作為歐陽江河“從寫作之始就嵌入到一個大的歷史發生的現場”[4],那么,在他寫作決定性的前17年,所奠基的后13年劃時代激進期,詩歌命運的突變行程,讓他犀利地感到,自己必須要用一種含有未來性的現代性質的詩學楷模,來控制詩風本身的變化和發展方向。于是,他以前17年寫作風格為契機,苛責性地迫使自己苦澀地停筆,借此來重啟他對后13年寫作策略的戰略性魔改。包括“達到“詩歌本身寫作的成熟、深刻和復雜”[5]。誰能做到,這種寫作立場的反主流策略,要用整整10年的漫長苦思羈旅和孤琢,才妙造出來的孟郊式的詩學理境呢?因為他這時,已經越界性地開始從詩學的世界性視野中信奉:“詩歌是關于人生命深處的一種自我身份界定和文化傳統的傳承”[6]。

我對歐陽江河“文化傳統傳承”觀的開放性解讀是,詩學的世界性發展,是一個由世界總體文化根源開始,再從邊緣發展到核心的多核演化,這種從宏觀狀態的詩學大環境到微觀機制的詩學個體,都與本屬的文化親源有聯系。在無數詩學的群族發展狀貌中,不管它們的構造與形式在成體狀態中,彼此之間出現多大的差異,如果考察它們相似的思想胚胎階段,都可以確定它們同源母體中的傳承和發展性。就像歐陽江河回憶:“我從小讀古詩,在形式上非?季,講究入聲字,用古韻”[8]。

還原歷史拼圖地解析歐陽江河40年的寫作編年就能確信,關于傳承和發展的理解,歐陽江河在沉思的深邃度上,確實比同時代與非同時代詩人,更能另辟蹊徑。比如,他的長詩,有意違背多數詩人在題材構思上的寫作常規,讓我嵌入式地想到,傳統和現代相互共有的那種守恒性,不會從根本上消解相互之間新的變化性,F代必是傳統新起點的原因,傳統必是現代未來改變的結果。正因為歐陽江河借長詩空前地向5個時代的詩歌界,驗證了自己內心萌生的“文化傳統的傳承”這個東西的世界性,他才重新聚焦傳統文化的多維視野,沿著詩學場景的腦海影像,而不是檔案邊界,來重構詩學地理邊界那種大思維格局,并且爆發出一種反對線性因果式的“新傳統主義”詩學起點。

撇開不同角度的概念性語境的掩蔽,來盡量理性地旁觀,1984年歐陽江河倡導創立“新傳統主義”詩學觀的時間點,從“詩歌和生活混在一起”[9]的巔峰狀態來說,拉平了1985年《他們》、《現代詩內部交流資料》創刊為標志的“第三代詩”啟明期。用歐陽江河的話說:“我不可能是第二代也不可能是二點五代,只好是第三代”[10]。因為“第三代詩”經歷了從1981年初到1985年的醞釀期,這4年時間,恰好重合了中國當代詩壇激進團體“張棗,柏樺,歐陽江河,翟永明,鐘鳴等四川五君”的發軔期。歷史開的玩笑是,“四川五君”團體恰恰神奇地銜接了朦朧詩后期與第三代詩初期的居間點。

但需要精視歷史細節的場景是,這個敏感而神巧的歷史樞機,因后現代思考引發的國際性后現代話語視野,正在被“第三代詩”激進形式的逆叛運動爆炸性地擴大。于是,全球后現代文化思潮進程中重新對歷史的哲學沉思,在特定的、誰也避不開的世界共融時代語境下,為歐陽江河“新傳統主義”詩學基調,奠定了區別于“朦朧詩”的認識論視野,而使“新傳統主義”詩學體系,從后現代思潮占主導特征的本體論上,改變了現代主義特征在“朦朧詩”轉渡點上的內在走向。歐歐陽江河這樣就處在了一個更大的時代思想飛渡的語境中。從歷史中思考歷史自身的思考怪圈看,歐陽江河“新傳統主義”的詩學立場,從詩學思想本身應該有的規律性拐點上,讓歐陽江河在1986年“第三代詩”聲譽鵲起的迭潮中,第一個把“詩歌自身的寫作內部”[11],看成是一種詩學自我大革命的創世紀。這無形中,使他的寫作觀產生了劃時期的轉向。他自己非常滿意這種寫作轉折的激變:“對我來說,‘寫法問題’從一開始就占有特別重要的地位”[12]!∈聦嵣,我知道的“第三代詩”是處于單級和多極的個體沉思不斷演替的復雜立面體。比如,同樣的“第三代詩”詩學思潮中,歐陽江河建立的詩學不僅充滿了對歷史文化場景的詩意虛構,而且還大膽地對歷史的哲學視野,詩意地喚醒出一種藝形狀態的神性虛構。這個閃電一樣銳意的詩學反思,無疑是對廣延性的“第三代詩”詩學風氣的靈魂解放和歷史性成果。

有一個關鍵要點是,由于歷史出人意外的戲劇性,歐陽江河單級化的“新傳統主義”詩學,與“第三代詩”詩學一起向內轉的現代主義史詩認識論,有著時間起點上的表象性偶合,但并沒有出現中點和止點上的實質性偶合。文學史和詩學史雄辯地表明,“新傳統主義”詩學那種預言的展演和哲思式藝術虛構的印記,這兩個最基本的元素,很有深度地現跡出,它的源頭和后來各種各樣升級性的演繹,與整個文明進程中的文化傳統,存在一種天然一體的不可交錯性。只不過讓評論視野很難從根基上詮解透徹的是,歐陽江河“新傳統主義”詩學姿態,只是用一種拆解主義的杠桿,來關切、來追問、來預設傳統歷史主義的多樣性和新的可能性。從他40年寫與思的軌跡來分辨,這種解構不是解除,而是一種對新可能的預設、新探疑的追問、新跡象的肯定之鏈的合體開放,不是關閉。最有標志性地做法是,第一,對“第三代詩”現代長詩萌芽的拓荒式開掘,轉向紛呈思想語境中的復雜性層次,反對事先預定答案的教科書式詩學智力。第二,匍匐在歷史文化積層中發掘現代精神的新脈理,然后再用現代性的智力空間,把詩性的理境維度,懸泉穿云般地結合在一起。仿佛“一開始就有一種知識分子的氣質”[13];畹脑妼W思想,要比智力對它的第一直覺更嬗變、更不測、更多樣化、也更不可琢磨。歐陽江河40年寫與思的錯雜軌跡,讓我清晰分辨出,他無疑是開創20世紀80年代中期“文化詩學”里程的啟蒙者。就像他銳利地澄清式回憶:“沒法將此詩所處理的那種混沌的、蒼茫的東西體現出來。”[14]我用未來哲學視角看,歐陽江河“新傳統主義”詩學是在后現代國際化語境的宏觀趨勢下,促進了自身原構的思想因子的本土化形態。它集中體現在對“現代史詩性”的認識論發展所作的開掘,形成了對格林布拉特新歷史主義觀點的補充式延展。他的長詩《懸棺》是這一現代史詩性的標本性范本,也可以說是認識論嵌入方法論骨質的開山之作!稇夜住窂“后朦朧詩”史詩觀的根基部位,認識到了歷史的文化本體論的坍塌,強調:對傳統文化之淵源的重新梳理與開掘,可以成為改變現實精神的推動力量。

《懸棺》不僅解碼了歐陽江河對“尋根”的“神話”這些文化探域主義的情結邊界,也讓文化情結在詩意上更先于俯瞰地域文化的迷亂走向。這種驅入了更有顛覆性的沉思,體現在歐陽江河所融會、修正的“歷史的文本性”和“文本的歷史性”之間的非平衡性的思考中:“已經在考慮詩歌糾正的、漢語用法的可能性”[15]。這樣,就讓《懸棺》詩作,完成了以“新傳統主義”詩學標尺為契機的、一種未來詩學迭代升級的奠基。而且還從詩歌現代性這個折磨神經的界限上意味著,歐陽江河的“新傳統主義”在詩學形式方法論上,葆有后現代色彩的沉思,而“史詩思辨”的本體論又傾向于現代主義觀。這就預示著,把一種超前性同化到他的詩學方法中。其活的靈魂在于:首先,它關心怎樣把歷史中的藝術對象,表現為一種供思考提升的精神鏡像,挽救正在錯位的文化語境和歷史的當代現場。其次,追求歷史延伸詩意尺度的形而上敘事。再次,現代詩性雖然內在于歷史詩性的不斷延伸中,但要根據現代的精神需要來重構它們的表達方式。由此“回到追求詩歌表達和建構的‘崇高’上來”[16],足見,歐陽江河在調整史料、史述、史論的史詩體式上,奮激地拓展著史詩對現代性的一種重塑的邊界。

從歐陽江河這個方法的裝置可以折射出,他從1983年后續的30多年寫作延展出的跡點上,已經樹立了文化重器之詩的目標。在目標的范本上,他既克服了早期寫現代人心游履歷的艾略特、埃利蒂斯、佩斯、對他的拋物線式的文本映射,又不像“后朦朧詩”現代史詩側重借助外在歷史遺存中原有的現成推動力,來助跑和演繹一種巨制的詩體文本。而是從心靈即在場的敘述、心靈隱蔽的敘述、心靈間接的敘述三個層面,來預設一套現代性的精神性詩意模式。

要真正理解歐陽江河詩學思想的鑰匙,必須要從他1984年到1993年的代表作來著手。他對現代史詩的關注點,并不是把它當成一種唯一借鑒的教條,更不是套用一種龐德式的東西方文化兼容的現代史詩模本,而是迷戀于在其他寫作變式中找不到的、一種關于現代方式、現代表現方法的創作模本。有跡象讓我相信,他從80年代末年到90年代初,已經形成了現代長詩與現代史詩織體之間自足地帶的觀點。因為他在《當代詩的升華及其限度》、《1989年后國內詩歌寫作:本土氣質、中年特征與知識分子身份》兩篇具有國際性特質的詩學文論中,已經預想到,廣義的現代史詩或者廣義的現代長詩一樣,只是處在一種發展的中點之中,還遠遠沒有到達當代詩學結論層次上的終點階段。因此,對純粹文學史意義上的現代史詩和長詩概念,從歐陽江河《懸棺》、《快餐館》、《馬》、《椅中人的傾聽和交談》、《傍晚穿過廣場》、《咖啡館》、《1991年夏天,談話記錄》、《關于市場經濟的虛構筆記》這類索深涉遠、精思義隱之作創造的特殊語言、句法、詩節織體、思想場景系列中,我可以做出以下推闡:

現代史詩和現代長詩之間的模糊邊界,既有形制外在形式的一致性,但又互補了相互缺乏的部分,F代史詩以敘事的現代表現體系為目的,追求事跡、場景、情節、情境整體發展與時代精神之間的密切相關性,是一個民族文化與精神的博物館。

現代史詩原則上會取消經驗的源泉、對經驗的模仿和對經驗的唯一參照。所以,現代史詩更在意去創造某個沒有發生的前驗,F代史詩客觀上是現代思想的一個特殊表現跡象的分支形貌,它會參照一切可能性將會發生的全部歷史開放點。

現代長詩原則上,是可以融合史詩性質的篇幅展開敘述的那種外在手段,從體式上,可以等同或接近史詩內容編排的通常比例。最重要的是,長詩比起民族傳奇故事史詩,更需要合乎不可設定的多種敘述可能性的一種功能。

這種創新的范例性,從歐陽江河寫作構思生成的語境覆蓋面上辨析,應該是對應了國內后現代信息語境時代的。因為從“朦朧詩”突圍出來的“第三代詩”正在從地域思潮的格局上,改變詩歌類型的流向,由此速生了寫作觀的動蕩性變局。它恰恰從詩歌文學地域思潮的時代節點上,向80年代和90年代詩歌二流分逝的潮流證明,歐陽江河這類元文體類型的詩歌類型,不可爭議地成為中國當代,以現代史詩轉渡現代長詩的文體開創者。特征是:1、非線性的語義自組織,衍生出了多景化的句法變體。2、一種原創語體派生的新釋義,會鍛造出一種全新的詩意框架。3、長句用多個關聯詞之間的對立,形成了句子陣列中的互補性。它們組成了不斷行但卻有詩性本質的連綴句段,形成了和常規分行詩不一樣的類散文句段體。這就對歐陽江河轉渡到90年代中后期的詩歌范本和詩學變革觀的增強,產生了終身性影響。

在歐陽江河90年代中期詩學這一語境中,在詩歌界和評論界發生媒介性影響的第二大問題就是“知識分子立場”觀的闡揚。1993年他在《1989年后國內詩歌寫作:本土氣質、中年特征與知識分子身份》一文中,抓住了“本土氣質”、“中年特征”、“知識分子寫作”[17]這一現代詩學方法論的靈魂,劃界式地做出“后現代性”核心范疇的席卷式剖析。文章成了國內詩歌界的沖擊性事件。文章論旨的“本土氣質”、“中年特征”、“知識分子寫作”那種內在思辨環圈,非常吻合一種起點、對立面、統一的三段式波浪結構:“本土氣質”創導了后現代語境的非西方詩學思想創新與方法重建,并在接納和質疑中生成自我的新詩學文化。“知識分子寫作”意在實現深層延展文學同社會時代反思批判的關系、文學審美與社會異化現實之間對抗的政治道德與承擔意識關系。同時,在文學中關注現存社會對人性的異化,包括現實中人性的喪失與拯救。這讓我不禁感嘆,叔本華式的精神上的不間斷求索,馬爾庫塞式的以觀念批判為武器;?率降膶懽鳠o法遁入純藝術和純思想,也因此無法遁入超然的純客觀性。不久,歐陽江河又因應性地創作了具有實踐價值的開拓之作《關于市場經濟的虛構筆記》。這兩個有彼此扭結性的姐妹文本,竟然達到了他后來的作品一旦問世,就會在詩學界、評論界激起巨大賞讀與研思熱潮的程度。

如果把相比較的詩學分析到底,歐陽江河的激進詩學觀對中國90年代詩學界的思想視野,促成了共時性結構上的領潮。里程碑式的詩學范文《深度時間:通過倒置的望遠鏡》、《共識語境與詞的用法》,從90年代國內詩學論觀的闡釋學空白點上,展示出歐陽江河對胡塞爾、海德格爾內時間哲學入木三分的獨立思辨力量。最成功的表現方法是,第一,把詩學從抽象的王國魔變成具體的一種活的圖式王國,這個圖式王國,其實是詩性想象扮演出的精神上的具體性。第二,為先驗的演繹找出一種有詩感的、與顯形性的外在介質,相反,也為經驗的迭現找出一種有心靈感的內在介質。這兩個方法,顯示出歐陽江河能夠在詩學元理念的建設界,超前地替一種時間詩學的思辨,找到了中國現代性詩化文本的唯一表達方式。

詩學的激進要求,反過來使觀念轉變上升為方法轉變。歐陽江河用來保持詩學前瞻性和全面性的思考方式,對詩學界一切后來的嘗試都保持著難以估量的優勢。他在3年之內共寫出了《快餐館》、《馬》、《椅中人的傾聽和交談》、《傍晚穿過廣場》、《咖啡館》、《1991年夏天,談話記錄》系列長詩,這種從他早期詩作《履歷》、《白色之戀》、《背影里的一夜》中就已經漸露的令人無法模仿和折服的隱喻網體、詞義重組、句法變構上的個人習語,具有靠行為描述與事物敘述催生一種遞進、增值、膨脹、咬合義境的句法機制,并一直同源構造般地延續到歐陽江河中后期的巨制詩作中。1995年他以哥倫布發現南美的開拓精神,發現了“回歸日常性”的詩學大陸。這個發現,是他在國外用靈肉親歷的思想生活換來的,不是從維特根斯坦那里模仿的。標尺之作是《當代詩的升華及其限度》,這篇文論無意中拉開了他詩學地理牧歌式轉場的序幕。它作為詩學新立場的宣言色彩似乎顯示出了方法論的尖銳。事實是,早在1989年國內時期,他的語言詩學觀,本質上就已經變成了語言方法哲學論。當時的鼎盛之作,幾乎就等同于一座提取語言哲學衍生物的實驗室,在巨制詞語的器皿中,他用哲學的銀鏡反應來大膽作一種中介,在不加入其他詩學試劑的流程下,瞬間就把語言變成了既有思想的物質化,又有經驗的精神化的環鏈化合物。

《當代詩的升華及其限度》這個文本是沒有被國內外詩學界內掘性開墾的一片沃礦,它超時代的形跡,就在于“去理解一個詞的反常途徑”[18],盡管2006年,它成了國內學術界蜂擁論究的詩學資源。在我釋讀中,“反詞”這一概念的理論構層,在于引發對詞語詩學鏈的哲學思考:

首先,詞不是被動地接受外在經驗印象,詞是能夠敞開各種內在空間的,詞這種有內在可逆性的、可變換的空間,可以在敞開中,從無限多樣的、自主的內部,來擴改每一種加于它之上的經驗表層。詞因此并不是經驗的奴隸。其次,在詞里,深度的空間是潛在的和可誘發的,一旦誘發出的空間,敞開了詞本身與經驗的原初空間,詞的潛在空間就會變成一種主觀的深度,在這個深度里可以重新發現語義的延伸。這種詞的主觀深度,本身就具有存在和存在者的特征。再次,詞的潛在空間性不是感官經驗中得到的某個邊界感覺,而是一種排除了經驗感覺置身在其中的詞場處境的空間性。因此,詞的空間,不再是經驗固定寓居的一個處所,而是從經驗外在反歸主觀的一個自在的活體。最后,詞向存在躍遷出來的,是一種非經驗性存在的潛在新領域,它比客觀經驗所限定的在場物,延伸得更深,更加具有可能性在場的極性。

對漢語詩的詞語來說,歐陽江河“處理詞與物的關系”詩觀的本質核心,就是處理“表思性語言”、“表物性語言”、“表詞性語言”之間的顛覆和轉渡技藝。這種區別于里爾克“物詩”的純詩學方法論,被歐陽江河在1993年詩文寫作互換期間,幡然思考成了一種語言哲學式的認識論巔峰。“詞與物的關系”,以方法的形式而產生一種認識的顛覆,意味著他在詩中去追求主動地消隱詞語的現詞性,而突出詞語的現物性。這種方法論,就從風格本體根源上,切近了索緒爾、巴爾特、德里達、羅素、維特根斯坦、奧斯汀、塞爾、海德格爾、伽達默爾語言結構和分析哲學那個層面?梢,歐陽江河提出“從反詞去理解詞”的論旨,并不是低限主義般地體現“悖論和矛盾修辭”[19],而是闡曜了國內80年代詩學觀所忽視的先鋒性的異質語境,并把“反詞立場”上升為對后現代主義的全面褒貶思考的交點。“從反詞去理解詞”的方法,對詞的空間產生的主體來說,意味著代表那個異質的、他者空間的存在,這個空間不斷逆反又將其統一在一起……它總是意義的反邊界,因為它是否定性的、帶有悖論性差異的,但它卻是新增意義所產生的前提,是與他者的其他拓展因素密切相關的。同時,反詞的對立構式,能自動激活其它所有的反向范圍的意義領域。從對“反詞法”的解讀中可以判斷出,歐歐陽江河從詩學上闡揚的“反詞”理論,已經達到了從詩學層面轉渡到主流哲學模式的思考境界。因為反詞構式就是進入哲學的度向中,就是揭示本體、反體、轉體之間的存在境域。

“反詞論”客觀影響上,促成了歐陽江河在90年代詩學建構中倡導的“個人寫作”詩學命題的思想根基,并以詩學理論自覺的前突性,參與了整個20世紀90年代詩學轉向體系的建構,而形成了詩學前沿理論、詩歌前瞻批評、詩歌前突文本那種三位一體的相互弘通之勢,這對當代和未來詩學領域的方法論轉向具有歷史性意義。它開創了1995年代以后國內評論界、詩學界語言詩學研究體系發端與闡揚的新紀元。相應的代表作有藍棣之2010年撰寫的《先鋒詩歌“詞語的詩學”的研究——一歐陽江河為個案》、劉旭俊2011年撰寫的《玻璃的詩學——歐陽江河詩歌中的“反詞”修辭》、梁盈2018年撰寫的《互彰與離散:變動語境中的歐陽江河詩歌理論》問世。

從理解一個詩學發展的整個路徑看,歐陽江河迭現出的詩學高峰和思想競技狀態,是珠穆拉瑪峰式的。到90年代末期,已形成了他特質中多頂點不曾互換的我稱為的“經典理論期”,為我們打開了讀解歐陽江河詩學思想體系化斯芬克斯之謎的黃金視角。建構上有啟蒙性的文本是《當代詩的升華及其限度》、《1989年后國內詩歌寫作:本土氣質、中年特征與知識分子身份》、《另一種閱讀》、《站在虛構這邊》、《詞的現身:翟永明的土撥鼠》、《北島詩的三種讀法》、《讀北島<舊地>》、《柏樺詩歌中的道德承諾》、《蝴蝶鋼琴書寫時間》、《深度時間:通過倒置的望遠鏡》、《共識語境與詞的用法》、《20世紀90年代的詩歌寫作:認同什么?》、《技法即思想》等撰著;仡櫵1997年到2008年詩學革命的內在必然性,最自明的圖標,是他居住在“詞與物”-“詞與在”-“詞與思”中的邏輯鏈。

1997年到2007年底,歐陽江河回國停止寫作達10年之久。這10年他沒有發表過作品。我稱這10年是他的“主動約束時期”。但寫作命運和生活命運共同激引的錯織走勢,又為歐陽江河的未來軌向提供了不測的助益。2008年,歐陽江河終于從詩歌靈魂的休眠狀態中復蘇,日漸走入他命定的詩人場域中心,我稱為“詩歌標準逾越期”。2008年創作的非實驗性長詩《泰姬陵之淚》,可看作歐陽江河停筆10年后恢復“哲學抒情詩”的新啟明之作。到了2000年代中期,歐陽江河創作的《鳳凰》、《黃山谷的豹》、《看敬亭山的21種方式》、《古今相接》、《阿多尼斯來了》、《博爾赫斯的老虎》等思想場景前后切換的文化景觀式長詩,既提供了“詩歌標準逾越期”的技術樣板,也從新的認知半徑上,從激進的視角上展露了“全域詩學”的構景。

對歐陽江河詩學目標影跡的追蹤,最重要的是要窮極他正在變化中的學理流向。2021年創作的長詩《之間咖啡》、《圣僧八思巴》是歐陽江河詩歌譜系中熟觀的國之重器。作品嘗試一種人類文明一切方式的話語述說性,不受約束地作為一切詩意制作的描寫性,甚至優先選擇各個科學知識術語的繁雜性。這是我定位歐陽江河寫作的“詩學最新發展目標期”。這個目標期的決斷性轉折,在于他的基本思想體驗中,能激起最宏深的運思:(1)詞語為思想所說而才可能說思想,詞語為思想所在而才可能現出思想;詩為詞語所用而才可能用詞語。唯有思是言的根據,才有言是思的根據。唯有詞語的別物,才有詞語自己純粹地被說出。(2)詞與思的相互關系,不能決定二者扮演一種對等的角色。詞語可以盛裝思想和伴隨思想,思想也可以承載詞語。但詞語也可以潛在地等在思想之前,而不是之后。詞語與思想之間都不是第二性的。(3)詞與思的相互需要,決定了詞與物對存在和詩的絕對性,因此,詞,是物的一個尋求過程。物的盡頭是詞,詞的盡頭是思維道路的遠景。

從世界詩學構設的可能性前景看,當今沒有一個詩人能像歐陽江河這樣符合世界詩學構境的全面支撐性,同時能夠讓他作品展衍的筆蹤魔思,穿越所有讀者的個性語境而不被覆蓋。僅從這點,可以清晰地辨識出歐陽江河對世界詩學構境的貢獻性蹤跡。

2022年9月3——8日
原載《上海詩人》2022年第5期

【參考文獻】

[1]劉斌:《歐陽江河詩歌簡評》《淮上詩評》,2017年3月13日。
[2]《歐美現代詩歌流派簡介》,中國詩歌網,2017年12月04日。
[3]歐陽江河何平:《個人與文學史的延長線——關于歐陽江河四十年詩歌寫作的對談》,天涯雜志”微信公眾號,2021年07月14日。
[4]同上。
[5《歐陽江河的舍得智慧:舍棄的深處是得到,堅持收獲詩歌的成熟》,鳳凰網“文化讀書”,2018年3月6日。
[6]同上。
[7]歐陽江河:《非如此不可》,參考網,2019年9月4日。
[8]歐陽江河何平:《個人與文學史的延長線——關于歐陽江河四十年詩歌寫作的對談》,天涯雜志”微信公眾號,2021年07月14日。
[9]《對話歐陽江河》,經濟觀察報,2017年11月18日。
[10]同上。
[11]歐陽江河何平:《個人與文學史的延長線——關于歐陽江河四十年詩歌寫作的對談》,天涯雜志”微信公眾號,2021年07月14日。
[12]同上。
[13]王辰龍:《消費時代的詩人及其抱負》,《新文學評論》,2013年第3期,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2013年9月。
[14]歐陽江河何平:《個人與文學史的延長線——關于歐陽江河四十年詩歌寫作的對談》,天涯雜志”微信公眾號,2021年07月14日。
[15]同上。
[16]歐陽江河:《年輕人的詩有教養缺少對痛感的表達》,搜狐文化網,2016年5月18日。
[17]歐陽江河:《站在虛構這邊》,2001年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1年版,28頁。
[18]歐陽江河:《站在虛構這邊》,2001年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1年版,31頁。
[19]陳東東:《可能性的歐陽江河》,2018年第2期《收獲》專欄“明亮的星”。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