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人物

    “黃色”手抄本《少女之心》:一代人的閱讀記憶

    2012-09-28 15:31 來源:南方網 作者:鐘剛 陳雪蓮 閱讀

      核心提示:在70年代,愛情是嚴重的違禁品,性則尤甚。就是在這樣的時代,卻有一本名叫《少女之心》的“黃色”手抄本在民間廣泛流傳。如今,《少女之心》的黃色神秘感逐漸消退,人們發現,它的描寫未超出《赤腳醫生手冊》中有關生理衛生知識的介紹。

      

    少女之心

      因在街頭接吻,被抓進牢里去的事,現在應該沒有多少人相信了,不過,這卻是真實地發生在三十年前。在70年代,愛情是嚴重的“違禁品”,“性”則尤甚。就是在這樣的時代,卻有一本名叫《少女之心》的“黃色”手抄本在民間廣泛流傳,它是很多人能夠找到的、流傳很廣的性啟蒙讀物。

      為了讀到它,青年們會背負道德重負,甚至牢獄之災,盡管三十年后的今天,有著赤裸床戲的《色,戒》已能在電影院上映,隆胸廣告中的女郎也能夠在任何一個時段向電視觀眾搔首弄姿。這早已不是一個談性色變的時代,《少女之心》的黃色神秘感已經逐漸消退,人們發現,《少女之心》的描寫,其實并未超出《赤腳醫生手冊》中有關生理衛生知識的介紹。

      抄《少女之心》抄腫了手

      《少女之心》,又名《曼娜回憶錄》,講述的是主人公曼娜和表哥少華、同學林濤之間的三角戀情,曼娜有著遏制不住的兩性沖動,在性和心靈方面對男性有深刻的渴望!渡倥摹纷70年代起開始在民間傳播。

      上海學者朱大可讀過十幾個版本的《少女之心》,他最早接觸是在1974年。“當時我還在念中學,已經不大記得是誰傳給我的,拿到書后,我立即套上毛選的書皮,這樣會安全些。”

      “當時我們讀書非?,通常是晚上八點左右,書被一個人送達,第二天早晨八點,書就會被另一個人取走。我往往只有十二小時的閱讀時間,在15瓦的燈泡光亮下,我總是能夠在下半夜之前先把全書瀏覽一遍,再用剩下的時間細讀一些重要的章節。天亮的時刻,當我交出上百萬字的大書,就像交出一個被榨空的錢袋。筋疲力盡,但心情很愉快。”朱大可讀到的《少女之心》,篇幅不長,不到一萬字,平時練就的速度,讓他沒花多長時間就讀完了全書。

      “我當時并沒有想過去把《少女之心》抄下來,有些同學秘密地傳抄,甚至為此手都抄腫了。不過,抄《少女之心》的人并不太多,大家也都是看過就算了,很大一部分是抄《唐詩三百首》和王力的《詩詞格律》,即使是這些書,也都是違禁品,屬于‘封資修’”。

      在當時的手抄本中,《少女之心》是唯一直接描寫性行為和性器官的,甚至被稱之為“文革第一淫書”,這讓朱大可有偷食禁果的感覺。“在那個年代,馬路上一對情侶談戀愛,都會被抓起來,接吻、擁抱的親密動作,在公共場合都是流氓行為,嚴重違法。讀《少女之心》,更是冒險行為,若被抓住,要受嚴重處分,盡管如此,大家還是都敢冒這個險,青春期的那種渴望,是怎么也禁錮不了”。

      在朱大可所在的中學,他認為大多數人應該都看過《少女之心》,流傳非常廣,因為說起曼娜,大家都是心領神會。不過,《少女之心》并沒有普及到人人皆知的程度。張寶瑞是“文革”手抄本《梅花鞋》、《一只繡花鞋》的作者,他當時正在北京鐵合金廠當爐前工,沒有讀過《少女之心》。不過,他講了一個細節:“在工廠值夜班時,我發現總有一些人喜歡在休息室的隱蔽處神侃,后來打聽才知道,他們說的是《少女之心》,我當時比較傳統,作為生產班長,還出面阻止了他們”。

      這些阻止行為并沒有阻止手抄本的筆筆相傳,被抄送到了更大的范圍。“手抄本通過各種路徑,被在內蒙古插隊的哥哥帶去了大草原,被在大西北當兵的表哥帶到了新疆,又到東北軍墾,被在山西、陜西插隊的同學帶去了黃土高原……”《少女之心》在當時甚至引起了轟動,到了1975年年初,姚文元還因為《少女之心》這一“淫穢”手抄本的廣泛流行,特地頒布了“圍剿‘文革’手抄本”的命令。

      跟著曼娜普及性知識

      不過,圍剿并沒有讓《少女之心》的流傳受阻,甚至讓更多的人知道了這本書,其實,也有很多人急切地想讀到它,需要它。

      “沒有任何一個時代像我們所處的時代那樣,在書和生命之間也能建立了最深切的聯系。”朱大可在中學時期的幾次聚眾打架,不為了別的,就為了一個人不還另一個人書,他們甚至為此還成立了幫會。最激烈的一次,動了刀子,結果對方落荒而逃,第二天,書被中間人送了回來。

      “當時是一個書荒的時代,書店也都開門,但是賣的都是毛選,公開出版的是《艷陽天》、《金光大道》,《西沙之戰》,魯迅的小說如《孔已己》、《阿Q正傳》,還有八個樣板戲”,張寶瑞認為,當時大家無書可讀,應是手抄本流行的原因之一。

      不過,《少女之心》對作家摩羅而言,更多的是知識普及所帶來的欣喜。摩羅的高中兩年(當時高中為兩年制)是在一個閉塞的小鎮度過的,在小鎮上,他很難獲得外界的訊息,能讀到的書更是有限,接觸到的手抄本只有兩種,一種是《陳毅詩選》,另一種就是《少女之心》。摩羅至今都認為《少女之心》能夠傳到小鎮,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摩羅讀到的版本很短,大概不到五千字,“有人把那些枝枝蔓蔓的內容都刪掉了,只抄最直接的性描寫,接觸到這些內容的時候,心里有點不放心,特別小心,盡量不要讓老師知道。當時是1978年,已經沒有了什么恐懼感。”《少女之心》是摩羅接觸到的第一份關于性的知識介紹讀物。“當時因為太禁錮了,性方面的知識不能正常地傳播,所以,那個作品等于承擔了一個介紹性知識的東西。我當時讀的版本是抄在一個學生的作業本,讀完,也沒有想過抄下來,我還是覺得文學性太差。”

      《少女之心》是作為黃色小說傳播的,不過,摩羅認為,《少女之心》談不上是什么黃色小說,在《少女之心》里面,還寫了那種青年人由于對性知識的不了解,造成的那種不必要的恐慌,而當時的現實就是如此。

      《少女之心》中,少華跟曼娜一起擁抱后,他們雙方都覺得這下子完了,曼娜要懷孕了。摩羅在一次講座中,就曾向在座者講起他所讀到的《少女之心》的片段:“他們穿著衣服擁抱過一次,就以為要懷孕了,很恐懼。后來又仔細地想,少華說我們穿著衣服大概不會懷孕,如果不穿衣服兩個人這樣抱著、貼著通氣那可能要懷孕。所謂的通氣,他理解為肚臍眼、雙方肚臍眼會通氣,后來每一次約會,曼娜就找兩張傷濕止痛膏,自己先貼好一張,到了那個約會的地點,給少華貼好一張,然后他們就擁抱在一起,享受這種親密的愉快。后來他們就有了性生活,可能他們認為現在把肚臍眼封死了,已經沒有這個眼來通氣,不會懷孕,不會有承受不了的后果發生。”     《少女之心》導致流氓案頻發?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