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人物

    《呼嘯山莊》譯者楊苡:百歲老人的翻譯人生

    2021-02-22 09:08 來源:翻譯教學與研究 閱讀

    本文來源:原載《各界雜志》2019年第12期、王海婷論文《楊苡翻譯風格探究》

    楊苡先生

    楊苡先生

    翻譯是一條有些孤獨的路,如果能夠看看前輩們與翻譯之間的“故事”,也許我們從中會學到很多。

    今天語服君想為大家介紹一位名家譯者:楊苡。

    中國翻譯史上的女性翻譯家屈指可數,楊苡是其中一位。她的代表譯作《呼嘯山莊》至今再版數十次,曾獲南京市文聯金陵文學翻譯獎,其精裝本被英國勃朗特紀念館收藏。她的文學翻譯質量很高,為我國翻譯事業的發展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楊苡,1919年生于天津一個顯赫之家,原名楊靜如,是著名翻譯家楊憲益的妹妹。楊苡為什么會走上翻譯這條路?《呼嘯山莊》又是怎樣翻譯出來的?我們接著看:

    選擇翻譯

    楊苡生于顯赫之家,其父親楊毓在接受了中國傳統文化教育之后就去了日本,在早稻田大學求學,成長為中西貫通、眼界開闊、學識豐厚的人;貒,楊毓璋最終進入金融界,逐漸成為津門顯要,與袁世凱、馮國璋等人交情頗深。

    除了家庭的影響,學校教育對楊苡的影響也很大。8歲時,她進入著名的教會學校中西女校讀書,學校里面課本都是英文的。讀書之外,學校還會教給大家一系列國外社會的穿衣、吃飯、交往等規范禮儀,帶領大家參與話劇演出、畫畫等活動。

    楊苡那時很愛看電影,“中國的外國的都有,Betty Boop、Mickey Mouse那時候也都有了”。有一次,她看了勞倫斯 奧利弗和梅爾 奧勃朗主演的好萊塢名片《魂歸離恨天》,這個愛與復仇的離奇故事一度令她如醉如癡,從此,她與這部作品結下不解之緣。

    1937年,楊苡從中西女中畢業,因為中、英文成績都不錯,被保送南開大學中文系。不久,抗戰全面爆發,楊苡成為“平津流亡學生”中的一員。她轉道香港,投奔了西南聯合大學。

    在這里,她遇到了沈從文。在此之前,楊苡雖過得自由自在,卻“渾渾噩噩”,并不清楚人生的方向。

    沈從文耐心地勸她,“少寫那么多充滿口號的抗戰詩,即使是發表了,也不見得有多少價值”,他建議她:“還是進外文系好,你已讀過十年英文,該多讀些原著,要打開眼界……”不僅如此,他還捧來一堆世界名著,叫她寫讀書筆記,“將來,你也可以做翻譯嘛”。

    在沈從文的指導和督促之下,一向愛鬧的楊苡從圖書館借來大量的書籍,一頭扎入外文的世界中。大學時她就陸續翻譯了海明威、雪萊、拜倫等人的作品。

    緣續“呼嘯山莊”

    1942年,楊苡與其丈夫一起來到重慶。在圖書館,她無意讀到一本叫Wuthering Heights的英文書,原來這本書竟然是自己最愛的電影《魂歸離恨天》的原著,她驚訝于二者之間的緣分,加上當時她的丈夫在翻譯司湯達的《紅與黑》這本書,她也動了翻譯的念頭。

    時機終于到來!1953年,楊苡丈夫趙瑞蕻出國訪問,她獨自帶著孩子住在一間破房子里。有一夜,窗外風雨交加,一陣陣狂風呼嘯而過,雨點灑落在玻璃窗上,她在屋里來回踱步,嘴里不知不覺的念著Wuthering Heights……苦苦地想著該怎樣確切譯出它的意義,又能基本上接近它的讀音,有那種風吹過蘆葦叢的感覺。忽然靈感自天而降,她興奮地寫下了‘呼嘯山莊’四個大字!”

    《呼嘯山莊》到底妙在哪里呢?其實之前早已有譯者翻譯這本書了,比如梁實秋,將這本書翻譯為《咆哮山莊》,相比起來,“呼嘯山莊”更符合中國文化的語境,也更文學化。這種譯法得到了大家的認可,一直沿用至今。

    1955年6月,《呼嘯山莊》由平明出版社出版,英國作家艾米莉 勃朗特一生中唯一的一部小說從此走進了國人的視野。

    楊苡翻譯風格

    在翻譯的過程中,她盡可能傳達原文的語言形式、盡可能傳達原文異域文化特色、 盡可能傳達原文作者的寫作風格。這幾點貫穿在其翻譯作品的始終。

    以《呼嘯山莊》為例:

    A sorrowful sight I saw;dark night coming down prematurely, and sky and hills mingled in one bitter whirl of wind and suffocating snow. (Emily Bronte)

    我見到一片悲慘的景象:黑夜提前降臨,天空和群山混雜在一團寒冽的旋風和使人窒息的大雪中。(楊苡譯)

    原句是一句由非謂語動詞和介詞短語組成的句子,描寫了一副陰森可怕的畫面。中文基本是沒有對等的句型用法的。楊苡的翻譯是對原文結構、用詞的復制,這也正清晰地表明楊苡的翻譯策略:盡可能地遵循原文的語言結構。

    再比如這段對話:

    “Its a cuckoos, sir——I know all about it:except where he was born, and who were his parents, and how he got his money at first. And Hareton has been cast out like an unfledged dunnock!”(Emily Bronte)

    “就像一只布谷鳥的一生似的,先生———除了他生在哪兒,他的父母是誰,還有他當初怎么發財的以外,別的我全知道。哈里頓就像個羽毛還沒長好的籬雀似的給扔出去了!……” (楊苡譯)

    在這個例子中,“cuckoo” 被楊苡直接翻譯為了“布谷鳥”,可能會讓讀者不太理解為什么會把人比作布谷鳥。“Cuckoo” 在英美文化里,是一個貶義的象征,因為布谷鳥把自己的鳥蛋下在別的鳥的巢里,但大多數中國人所熟知的布谷鳥卻是“報春鳥”,是中國鄉間最有靈氣的鳥兒。

    在文中, “cuckoo”也被用來諷刺哈里頓,但是中國讀者可能還不大理解這個諷刺意味,而楊苡直接保留了 “cuckoo”的英美文化含義,讀者乍一看可能不大理解,但是等讀者自己動手查出背后的含義,這種翻譯則會大大拓展讀者的視野,讓讀者領略不同的文化意向,體會不同的文化特色。

    遺憾的是,文革期間,楊苡因為《呼嘯山莊》背上了沉重的包袱。1980年,楊苡版《呼嘯山莊》由江蘇人民出版社重新出版,時隔多年,這本書終于再次回到人們的視野。

    第一版印刷了一萬冊,很快被讀者搶購一空,可見人們對這本書的追捧。雖然楊苡之后又有多人翻譯這本書,如方平、張玲等,但是她的譯本仍然以其經典性留名,直到現在仍然是出版社的暢銷書籍。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