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文學

    李亞偉:河西走廊抒情(修訂稿)

    2012-08-29 11:33 來源:中國南方藝術 作者:李亞偉 閱讀

      相關閱讀:李亞偉:《河西走廊抒情》附錄

    中國詩人肖像:李亞偉,馬莉作

      
      第一首
      
      河西走廊那些巨大的家族坐落在往昔中,
      世界很舊,仍有長工在歷史的背面勞動。
      王家三兄弟,仍活在自己的命里,他家的耙
      還在月亮上翻曬著祖先的財產。
      
      貴族們輪流在血液里值班,
      他們那些龐大的朝代已被政治吃進蟋蟀的帳號里,
      奏折的鐘聲還一波波掠過江山消逝在天外。
      
      我只活在自己部分命里,我最不明白的是生,最不明白的是死!
      我有時活到了命的外面,與國家利益活在一起。
      
      第二首
      
      一個男人應該當官、從軍,再窮也娶小老婆,
      像唐朝人一樣生活,在坐牢時寫唐詩,
      在死后,在被歷史埋葬之后,才專心在泥土里寫博客。
      
      在唐朝,一個人將萬卷書讀破,將萬里路走完,
      帶著素娥、翠仙和小蠻來到了塞外。
      他在詩歌中出現、在愛情中出現,比在歷史上出現更有種。
      
      但是,在去和來之間、在愛和不愛之間那個神秘的原點,
      仍然有令人心痛的里和外之分、幸福和不幸之分,
      如果歷史不能把它打開,科學對它就更加茫然。
      
      那么在這個世界,上帝的就歸不了上帝,愷撒的絕對歸不了愷撒。
      只有后悔的人知道其中的秘密,只有往事和夢中人重新聚在一起,
      才能指出其中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第三首
      
      夜郎國的星芒射向古地圖的西端,
      歷史正被一個巨大的星際指南針調校。
      
      是否只有在做愛時死去,我們的這條命才會走神進入別的命中?
      我飄浮在紅塵下,看見巨大的地球從頭頂緩緩飛向古代。
      
      王二要回家,這命賤的人,這個只能活在自己命里的長工,
      要回到祖先的原始基地去,唯一的可能難道只是他女人的陰道?
      
      哎,散漫的人生,活到休時,
      猶如雜亂的詩章草就——我看見就那么一刻,
      人的生和死,如同一個句號向西夏國輕輕滾去。
      
      第四首
      
      河西走廊上的女人仍然呆在自己的屬相里,
      她的夢中情人早已穿上西裝、叼上萬寶路離開了這個國家。
      唐朝巨大的爪子還在她的屋頂翻閱著詩集。
      
      做可愛的女人是你的義務,
      做不可愛的女人更是你推脫不了的義務。
      
      說遠一點,珍珠和貝殼為什么要分家,難道是為了青春?
      蛾、繭、蛹三人行,難道又是為了歲月?
      
      遠行的男人將被時間縮小到紙上,
      如同在唐朝,他騎馬離開長安走進一座深山,
      如果是一幅水墨,他會在畫中去拜望一座寺廟,
      他將看見一株迎風的桃花,并且想起你去年的臉來。
      
      第五首
      
      古代的美人已然遠逝,命中的情人依然沒有蹤影,
      她們的鏡子仍在河西走廊的沙丘中幽幽閃爍。
      所有逝去的美人,將要逝去的美人,
      都只能在閱讀中露出胸脯、蹄子和口紅。
      
      當宇宙的邊際漸漸發黃,古老的帝國趴在海邊
      將王氏家族的夢境伸出天外,
      在人間,只有密碼深深地記住了自己。
      
      當翅膀記住自己是一只飛鳥,想要飛越短暫的生命,
      我所生活的世界就會被我對生與死的無知染成黑色。
      
      而當飛鳥想起自己是一只燕子,那么此刻,
      祁連山上正在下雪,燕子正在人民公社的大門前低飛。
      
      第六首
      
      雪花從水星上緩緩飄向歐亞大陸交界處,
      西伯利亞打開了世界最寬大的后院。
      王大和王三在命里往北疾走,一直往北,
      就能走進祖先的隊列里,就能修改時間,就能回到邂逅之前。
      
      歷史正等著我,我沉浸在人生的酒勁中,
      我有時就是王大,要騎馬去甘州城里做可汗。
      
      風兒急促,風兒往南,吹往中原,
      敦煌索氏、狄道幸氏,還有隴西李家都已越過淮河,看不見背影。
      
      我知道,古人們還常常在姓氏的基因里開會,
      一些不想死的人物,在家族的血管里順流而下,
      部分人來到了今天,只是我已說不出,
      我到底是這些親戚中的哪一個。
      
      第七首
      
      我還沒有在歷史中看見我,那是因為歷史走在了我前面。
      回頭眺望身后的世界,祁連山上下起了古代的大雪。
      
      祁連山的雪啊,遮掩著古代祖先們在人間的信息,
      季節可以遮蔽一些偉大朝代的生命跡象,時間也會屏蔽幸福!
      
      但在史書的折頁處,我們仍能打開一些龐大的夢境,
      夢境中會出現命運清晰的景象,甚至還能看見我前妻的身影。
      就是在今天,我還能指認:她活在世外,卻也出現在別人的命中,
      是塞上或江南某座橋邊靜靜開放的那朵芍藥!
      
      當年啊,她抹著胭脂,為著做妻還是做妾去姑臧城里抓鬮,
      天下一會兒亂一會兒治 ,但她出類拔萃,成了宋詞里的蝶戀花。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