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文學

    云垂天 | 十五大象與神同行圖

    2021-10-27 09:51 來源:南方藝術 作者:云垂天 閱讀

    云垂天

    云垂天,男,本名張堅,云南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詩刊》《滇池》《詩選刊》《詩東西》《紐約一行》《香江文壇》《詩歌周刊》《特區文學》《中國詩歌》《詩潮》《綠風》《文學與人生》《歲月》《燕趙詩刊》《文萃》等。有詩入選《中國詩典》《新詩2》《2011中國網絡詩選》《華語詩歌年鑒》《中國網絡詩歌年鑒》《詩東西論壇2014年作品選》《奔騰詩歌年鑒》等選本。出有個人詩集《云云語語集》。榮獲2018北京國際詩歌獎。北京詩歌網譯林擷英主編。


    @十五大象與神同行圖
    ——致王敖

    神,在世界裂縫中,醒來。他一眼,就看到十五頭大象“好吧
    我可以隨它們去看看了”這世界,到處都是弒神人,盡管他們
    現在忙于新冠。神想盡可能探知,那些在大數據,洪流里,內
    心仍存有神一丁點影子的人。它們一路向北。無數人,在二樓
    在渣土車后,在屏幕里。無數個聲音,從世界各處傳來。在問

    “你們,這是要去哪?”神說“不去哪,就是到處走走”可他
    聲音太小了。每個興奮著的人,都想要它們。走到自個看得見
    摸不著地方。其實,神也不知道,它們想去哪。一步星辰,一
    步大海。十五頭大象,一路穿越高山,峽谷,大河。一路留下
    傳奇。神總想鬧出點亂子,流血事件什么的?芍挥袃芍浑u被

    不幸踩死。無可奈何,神,看著無人機,望著幾百米開外人群
    “但一切剛剛開始”許多年后,那些徹底住在空中的人,望著
    下面;高原在白云中,十五大象青銅雕像,身披時空悠久銅綠
    埋沒滇池旁,身披森林茂密藤蔓,斑斑鳥糞,隱匿睡美人之巔

    2021-06-03


    @十五大象群睡圖

    “如果是惡魔,我們在圍觀”“如果是天使,我們在圍觀”什
    么時候,才能像它們,身下紅土,左右樹木。承接住,這高原
    承接住這高原猩紅色土壤,毫不設防,清冽如水般睡眠。慕羨
    我們都想,成為它們。在無人機跟蹤,拍攝下。在我們以為的
    進擊生死狹縫。“它們可愛,它們自由,因為它們無知無欲?”

    這世界還有多少,是不能,用邏輯,數據,詞語詮釋?“如果
    死個人”神和我們一樣惡毒地想。這現世機構能做出什么反映
    盡管,神從不假設。神一假設,這世界便重新組合。平行多少
    愛恨多少。睡在我們所謂土地上,睡在我們所謂城市間。睡在
    我們所謂掌控下。它們仿若這一切,或許我們更為聰明?更為

    悲憫?相較從前。十五位使者,不說話的使者。從過去,未來
    而來。從宇宙深處而來。無論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已呈現龐大
    原始,笨拙,和粗樸之美。它們或許真的是在追尋神跡。什么
    都不能給自個一個安穩之夢,以之銜接。我們在它們夢里夢外

    2021-06-10


    @十五大象沐浴圖

    它們,在一條金色河流里,嬉戲。這些,特別強壯的,怪家伙
    用頭,把神頂毀。用屁股,把佛坐倒。用白凈凈的象牙,把人
    挑翻。用龐大身軀,把威嚴的殿門撞破。提起柱子般象腳,卻
    讓開泥沼幾只癩蛤蟆。一路奔突,一路向北。忽然停下,在這
    條幾十萬年,不斷升高,眼看,就要升到天空的河流里,享受

    “唯榕樹與鯨,可以之相提并論。”它們,喜歡把玩同類骨骸
    滿含深情。踢足球一樣,把莊子骷髏踢來踢去。眼眶噴火,冥
    蟲歌唱,文字膨脹。乘四輪馬車,而來的人,坐米軌,坐高鐵
    而來的人,他們心思整齊。就想偷件大象之衣,大象之袍?
    滾滾洪水,把所有人隔斷沖走。他們只好抱住象腿,拉住象尾

    它們揚起長鼻,發出怒吼,噴出水柱。哦,還是變條魚吧。趁
    它們沐浴趁它們怒吼開心。游進它們嘴里心里。大象之心,翡
    翠之心琥珀之心,琉璃之心,紅寶石之心,高原大地蠻荒之心
    在這,他們看見一把呯呯呯不停跳動密匙,就像鋼板機槍一樣

    2021-06-11


    @十五大象盜夢圖

    它們每一都是盜夢高手。走出保護區,走在人類,鄉村與城市
    縫隙。越走越遠,越走越深入奇幻。它們逐一拜訪,邊吃邊逛
    前所未有偉大征程,征服前所未有挑剔,曠世。“我們都變成
    它們鐵粉”。忘記生活不易,忘記世態炎涼。它們在血沼一般
    高原上躺平。首尾,躺成,一枚枚大象卡通,一枚枚大象糖寶

    “我作為它們中一員”人之夢已失,獸之夢剛回。這沖擊城市
    連著城市銀屏連著銀屏。無人機連著無人機。盡管更多無人機
    仍掛有槍彈。仍在世界各處廝殺?傻厍,這張經緯方格紙上
    我們正慢慢忘記自個,世事清零。不問來處不知去處。它們之
    美,瑰麗無解。再簡單動作,就是酣睡,我們都不由心悅誠服

    退出爭斗退出戰場,退出地球。應用科技,前所未有應用。我
    們如果是神,就該好好過神的日子;钤诳罩锌催@些美麗生命
    抽口煙喝口酒。談談愛情和詩歌,這樣趣味才不失高雅。盜夢
    大象翻過一頁又一頁荒原。我卻醒了紅著臉。邊想它們邊活著

    2021-06-16


    @十五大象出云南圖

    誰有大象無妄之肚?誰有大象無住之柱?誰不見大象之徒步?
    雷暴太陽,請告訴我,這旦古遷移,是不是,前面有俺神十二
    還是后面有咱祝融之旅。五六百里,拖兒帶女,是否已是歪媽
    極限?眾神,尾隨其后;⒈笙,逃離戰爭逃離瘟疫,逃離
    饑荒,逃離迫害。翻山越嶺,陸續跟進。多少年,多少個世紀

    在一條河在一座山,一棵樹,爭斗。達成,一次又一次,人頭
    牛頭盟約。翻越這高原,親愛,就是我們另一星辰。聆聽神靈
    引導。不要在意我們,陌生言語與黑衣。親切笑容,祖先穿越
    一座又一座無恙高山,峽谷,星系?兹钢鸢捴;鹛
    之舞,梯田天湖放歌是誰?神叫我們團結神叫我們和諧,神叫

    我們共存。又何嘗管我們。他殺他的兒我殺我的父。他吃他獸
    我踏我草。生命之光在新世元,在紅色之高原,在五彩之云巔
    在青銅之古滇,在紫陶之建水在梯田之元陽,在十五大象之魏
    巍之前行,在世界旋轉之舞臺,在把我們統一之莊子,與屈子

    2021-06-21


    @十五大象盲盒圖

    “將十五大象引入盲盒之人,與十五大象放出盲盒之人,并非
    一人”當他們彼此對坐,隔著他們認為自個認識,已了無遺漏
    這小小盲盒。不得不承認,彼此技藝之高超,手法之嫻熟,已
    達神鬼。歷來就不是一個事。進一道門,出一道門,哪相同哪
    類似;鸩窈写笮,盲盒,在大象進入一瞬。在大象出來一瞬

    火柴劃燃一瞬。無論我們,瞪多大眼。大象不明白,施法者也
    不明白,觀眾更不明白。從黑暗到光明,或者,從光明到黑暗
    “桃花開桃核,美人睡錦被”。程序員,遵循未知法則,寫下
    未知程序。我們排隊,注射滅火疫苗。新冠在我們體外,新冠
    在我們體內。如何清楚你我這一盲盒?如何清楚宇宙這一盲盒

    進出你我生命的光,進出你我生命的人。說了這么多,你我都
    有些累。其實,我就想拉著你的手,拉著十五十八,大象鼻子
    一塊跳個舞。再一塊玩玩泥巴,噴噴水,吃個菠蘿包谷睡個覺
    這時我們才想,盲盒或許是個不錯主意,正如你我寫下這首詩

    2021-06-23


    @十五大象巴蛇圖

    “畫畫少年,你去哪?”“那吃大象的巴蛇,和走入蛇腹大象
    它們,后來怎樣了?”“是不是被誤認為它是帽子的人,撿去
    戴了?”。云南,十五大象來了。它們,嬉戲打鬧,沐浴找食
    后面還有300大象,住密林在深山。無人機渣土車,尾隨追蹤
    保護的人熱愛的人,全世界掙著眼睛看的人。我們,每人心里

    都有一條蛇。一條巴蛇,可大可小。古老的蛇吐著信子,剛剛
    吃完大象,被孤寂少年,一眼看到。他畫了下來,卻無人來認
    巴蛇,爬在攀枝花樹枝上。巴蛇,盤在紅色花冠里。巴蛇嗤嗤
    嗤叫。它吃一象可睡百年。它食一人,可睡千年。那不斷吃人
    的社會,少啦?那不斷吞象之人,又在哪?不愿長大,少年的

    你去過一個又一個星球,我就想知道,你是否真來過。我給你
    看我畫的人心,里面有條小蛇。它有時大有時小?伤麄冋f我
    畫的不是人心,是石頭。如果有一天,我和你一樣,可以從一
    星球到另一星球。我會把你那棵枯萎玫瑰花的種子,撒遍荒蕪

    2021-06-25


    @十五大象野菌圖

    七月暴雨,夾雜五彩玻璃球而下。藏身冰雹,隱士現形,額頭
    腦包。用紅背心兜冰雹的少年,用腦袋和眼角迎向冰雹的少年
    我們都已在塵世喜聞,各自人生所好。魔幻十五大象,在玻璃
    球中,滾來滾去。莫須有,掉出來的小人,在一山一山,紅土
    一座一座甜夢一枚一枚野菌。有毒無毒,都在等它們的撿菌人

    吃菌人。貓撲貓薄荷。夢臥這世界,有多迷人。中毒不中毒的
    騎著十五大象。有形無形的,蒼穹中,前行路,開滿鮮花。風
    從對面山谷吹來,抓把,滿手都是花香,抓把,滿手都是孤絕
    油彩。更有,無數翩躚小人,字著奇峻字符,從樹干土里,石
    頭里,空氣里,自個身體里,爬出爬進。本能抓住,抓住本能

    最美最好,最純最亮。蘑菇,在大象胃里。蘑菇,在沸騰鍋里
    一年一度狂歡,在云南人各種抓狂里,在云南人的火把里水里
    泥里。云里霧里,歌舞里。不問是否非我族類,不問是否客過
    只問敢不敢大碗喝酒敢不敢大口吃肉,敢不敢大聲說:我愛你

    2021-07-06


    @十五大象獨象圖
    ——致海男

    一頭離群大象,它想占領共和國。一座山頭。我們,都想給它
    一個完美結局。任它,在山頂,長嘯復長歌。白天,它在池塘
    追逐蝴蝶?嗑,長鼻功,撞墻功,掀樹功,撩腿功,象牙功
    夜晚,侵入村莊,它吃空周圍村民囤積的包谷玉米?墒撬麄
    還是給它最后機會。因為他們想住在大象到過的房子里,甚至

    想叫它在院子里,席地而坐,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他們更想看
    舊日高原,大象與日月同輝。然后,給它一套潔白校服,讓它
    從小學讀起,然后是初中,高中,大學。不知多年后,它是否
    可還記得它原住民身份,難民身份。一個王子公主,一個叢林
    之王。它的母親的母親的母親的母親,掛著一串發黃象牙項鏈

    一個巫師,國王,領著一群注定成為國王,巫師的大象,詩人
    逃離占領后土地。它們的神,躲在它們的大耳朵后,竊竊私語
    再無人知曉無人能解讀這部象經。它們不說話不哭泣。小眼睛
    在時光柵欄后,把香蕉,甘蔗,拋給它們,把塑料袋拋給它們

    2021.7.13


    @十五大象旋轉滑梯圖
    ——致嚴谷曦

    “什么時候,我爬上過這云端,象背”顧不及,在象牙,魏巍
    城堡,青石街巷,徘徊,低吟,停留。“不是我過往”。少年
    你為何不去輕敲,那扇金色檐窗。何等曼妙,那夕陽下的彩色
    玻璃圖紋,多少神跡曾經展露。急匆匆,爬上來,又急匆匆跳
    下去。你,目中無人,享受陡峻,擁抱墮落,無畏攀登,循環

    往復。你何曾顧忌,這星球神魔共愕。時而,十五條象鼻伸向
    天空。伴隨山崩地裂,海嘯般象吼。鳳凰百鳥,被噴散,麒麟
    千獸被震亡。時而,十五條象鼻伸向,血沼高原,密林,粗鄙
    讓我們,收起手腳。讓我坐下,躺下,最后,再站起。讓我們
    風馳電逝般,屁股落地,頭落地,臉落地,眼睛落地,鼻子落

    地,靈魂落地。天空上有七色云朵,湖水里有抗浪的魚,大地
    有數不盡百花,奇幻,百毒的蘑菇。嘴里,念念有詞人,比比
    皆是。他們食青苔,樹衣。用石頭熬湯。蜻蜓,蟬,蜈蚣,竹
    蟲,螞蚱下酒。和他們在一塊,偶爾,我喝醉后,用云南方言
    結結巴巴念詩,給他們聽。因為,此刻羞澀,已被紅臉所掩飾

    2021.8.27


    @十五大象圣地圖
    ——致云南

    進出云朵和森林的大象,是我們所愛。它們是高原圣地中眾多
    土著,外來者,一同共有的終極圖騰。誰曾,擁有過這片山河
    折疊的和平與共生。蘑菇,美圈,紅土,迷醉。這兒最多植物
    花朵。這兒最多飛鳥,走獸?蓯鄣纳种,我們,都是你
    臣民。在望得見星星的高山峽谷中,穿行,我們的神互不相擾

    他們在這里擁有各自榮耀與孤寂,就像黑夜里的星星。“神不
    聚眾”,可我們彼此尊重。既親密又間疏。我們都能看見彼此
    心目中神。他們,坐在云端的大象背上。和我們祖先,在一塊
    這是一片忘記爭斗為何物的土地。是未來世界,人類,圣地中
    的圣地。你看,世界朝圣的人絡繹不絕。我們,在小河淌水的

    時候,燃起火把彈起三弦唱起歌跳起舞。是的,我們語言不同
    我們的服飾不同,我們的神也不同?晌覀兿嘈盼覀兛鞓废嗤
    我們心跳相同。就算是一棵草,一塊石頭,它們,也會在夜空
    隨風起舞,放光。而我們的神則會保持他們高貴的矜持與歡喜

    2021.08.31


    @十五大象山林圖

    在父親身邊,我奢望得到母親。在母親身邊,我奢望得到父親
    他們幾乎就不在一塊。他們在一塊,那是一片革命空白。人倫
    空白,恐怖空白。無論我如何用蠟筆和文字,在一張紙,都不
    可能把他們扯到一塊。南極和北極,究竟有多遠。我的心飛來
    飛去,比候鳥忙,比時空苦?娠w的過程卻如此美好,無論是

    山林,湖泊,荒野,只要是無人地界,就是我舒適樂園。走夠
    了,站夠了,坐夠了,睡夠了,呆夠了,慢慢回到村落,城市
    我的心,重又揚起對人間希望。父親的面孔,隱埋在一道門后
    母親的身影隱埋在一道墻后。我是他們人間匆匆過客,正如這
    綹穿堂的風,直直奔向后面,鳳凰山祖父祖母的墳。天生地養

    這世界何嘗需要,無端哭泣與撒嬌。“把它們綁了把它們圍了”
    突入人類文明的異端,突入詩歌傳統先鋒的妖孽。還好,我只
    唱唱山林之歌,寫寫草莽之字,跳跳黑云之舞。實在不行,我
    就用未來詩歌神樹上結的黃錢與香灰,把自個深埋于獨世幽泉

    2021.09.01


    @十五大象女珍瓏圖
    ——致楊小濱

    入局之人,神,裹挾世界風云。忽起忽落,哪一子,才是眾力
    所酬。黑白皆為玉,公母都為情。填入黑洞白洞的星宿,思想
    都是星際鐘情者,盛開的血花。十五大象馱著無關,有關之人
    在局外,在高原,在一枚虛乎實乎的混沌棋子。它只關乎生命
    十五大象,穿越多少地界,多少楚漢之河。自刎之人還在自刎

    一言不合的種族,依然一言不合。山茶花,落在大象腳前,攀
    枝花,落在大象背上。它們用長鼻子,把高原紅色泥土,拋灑
    在我們身上。我們就是紅小鬼。它們把上古清泉,噴射在我們
    臉上。我們便具有無上神的榮光。在人類,日趨擁擠的城市走
    一遭。在大戰后的硝煙里,走一遭。在和平的狹縫里,走一遭

    誰看見過造物者?誰看見誰給誰布的局?無聊人,在大象背上
    寫首無聊詩。只因他看見平川上的落花與星辰。更看見一個碗
    口般大小瓶口,一直呆在我們頭頂。不時有白鶴飛過,不時有
    好奇的閃電伸入。煙云繚繞更大真龍盤旋,它是否也該入局了

    2021.09.13


    @十五大象六牙白象圖
    ——致嵩明鳳溪寺

    騎著大象,去了域外的人,是誰?那時的象,是白色的?它們
    都有六根牙?白色的人,白色的象,白色的獅子,是不是,像
    今年十五大象一樣,從哪來又回哪去了?養和的人,笑著回答
    笑而不答。他倒茶給我們喝。白霧,在鳳溪彌漫,兩岸的梨花
    似開,似合。多么神奇,深邃,這地界。我們在此,紀念他們

    有些年了。感受,追思,源于宇宙蒼穹大殿間,同一道的光影
    渾圓之體,龐大之軀。謙躬之鼻,進取之牙。搖曳之耳,柱子
    之腿?紫吨,藏匿之嘴。這些,無一不是我想要的。一個
    妻子叫賢,另一妻子叫善賢。多么好聽的名字。我會不會成為
    又一,披著袈裟的獵人。誰,還在建他的象牙塔。誰,還在造

    她的象牙床。無牙的象,在非洲,已經出現很多年了。我卻第
    一次看見,這六牙白象。盲眼的程度,無以復加。摸尾的人有
    福了。抱柱的人,有福了。撞墻的人,有福了。咬牙的人有福
    了!栋儆鹘洝,是部什么經?《雜寶藏經》,是部什么經?
    我光想想,就叫我的余生都睡不著覺。如果看見,那又會怎樣

    2021.10.03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