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文學

    宋琳:《外灘之吻》 | 李海洲讀詩

    2022-02-10 09:03 來源:南方藝術 作者:宋琳 閱讀

    宋琳

    宋琳:詩人,畫家。1959年生于福建廈門,祖籍寧德。1983年畢業于上海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1991年移居法國,曾就讀于巴黎第七大學。先后在新加坡、阿根廷居留。2003年以來受聘在國內一些大學執教。

    著有詩集《城市人》、《門廳》、《斷片與驪歌》(法國MEET出版社)、《城墻與落日》(巴黎Caractères出版社)。1992年以來一直是《今天》文學雜志的編輯。


    宋琳作品

    《外灘之吻》


    1

    外白渡橋上,你發稍的風
    陽光細碎,你看著來來往往的船只
    黑披肩裹得更緊了,我熟悉模糊的,
    一閃而過的臉
    汽備,據說純屬于感傷的發明
    短促的,像冬天的咳嗽,我們
    說著話,很慢,先是你,然后是我
    我想起大學時代,從黃昏開始
    戀人們就倚著江提接吻
    穿過樹的密語,瑟瑟響,瑟瑟響
    而在城南那些特殊的夜晚
    一個人因為失去名字
    發現自己原本是另一個人
    他躺著,躺在那遠去的,煙囪噴出的
    聲音上面,凍得卷成一團

    2

    記得嗎?從花店出來我吻了你
    我們終于沒去找那條街
    而是又回到外灘,這樣很好
    重新開始那未完成的,剛才我說什么啦?
    光的印象,是的,鑰匙的光
    水缸內壁上那種播蕩的光
    閉起眼睛感覺到被緩緩推向前
    原諒我用過那個腥膻的比喻
    蒼蠅,吊死鬼的天花板
    門突然大開,燦爛使人
    睜不開眼睛,太陽,渦狀的
    我想把它夠著,它搖晃著
    咣的一聲,被沉重的板隔開了
    軀體像木刻,頹然倒下
    手只好貼著墻,就這樣用手聽著外面。

    3

    這張照片上的人像我
    蹲坐著,隨處可見的,芳者的姿勢
    車身翹起,車柄觸著地面
    Hurry,Hurry,他已耳熟能詳
    背,毛巾,小腿的彈簧,還有心跳
    我們聽不見的,經常被略過了
    令人難堪的本土特色,對不?
    惟有他的目光是捕捉不住的
    天氣很好,在敞蓬的黃包車前
    他看向這邊,筷子和碗
    比能說出的更多,時間魔術
    還會從懷舊的帽子里拉出什么?
    吊襪帶,短而寬的袖子,白手套
    噴香的紙扇,從橋上跑下來
    在拐角圍住車,憂雅的
    二郎腿小姐欠起身,遞過一個施舍
    揮揮手,打發了一段行程
    老感覺那種目光沒有死
    圍攏而來,麻木的,做沉默的深井

    4

    我們沿著江邊走,人群,灰色的
    人群,江上的霧是紅色的
    飄來鐵銹的氣味,兩艘巨輪
    擦身而過時我們叫出聲來
    不易覺察的斷裂總是從水下開始
    那個三角州因一艘沉船而出現
    發生了多少事!多少秘密的回流
    動作,刀光劍影,都埋在沙下了
    或許還有歌女的笑吧
    如今游人進進出出
    茵茵草地仿佛從天外飛來
    你搖著我,似乎要搖出你盼望的結論
    但沒有結論,你看,勒石可以替換
    水上的夕照卻來自同一個海
    生活,閃亮的,可信賴的煤
    移動著,越過霧中的洶涌
    我們依舊得靠它過冬

    5

    街燈亮了,看不見的水鳥
    在更高的地方叫著,游船緩緩
    駛離碼頭,你沒有來,我猶豫著
    終于還是坐在觀光客中間
    噴泉似的光柱射向夜空
    鐘樓的龐大陰影投在回家的行人身上
    “夜上海,夜上海”,蕓蕓眾生的海
    奇異的異鄉漂流的感覺,一支
    斷腸的歌,不管在何處
    我僅是一浪人而已
    恍惚之城,但,F在能夠說
    我回來了,往昔的戀情隱入
    星光的枝葉,我需要更多的黑暗,
    好讓雙眼適應變化,當對岸
    新城的萬家燈火沸揚,我靠著
    船尾的欄桿,只想俯身向你

    1998年,巴黎。


    讀詩札記

    一位青年女攝影家讀完這首詩告訴我說:“《外灘之吻》就是非常非常文藝那種,小布爾喬亞……不過這首詩就是走的這種風格,軟綿綿的,有點女性化。”其實,在我和宋琳先生的交往中,感覺他骨子里就是個極度文藝的人,無論是他的詩還是他的畫,無論是他漸漸有些白了的頭發還是他喝酒時溫文爾雅的敘述方式。

    我其實是喜歡宋琳的。關于《外灘之吻》,我想說的是,這是一首語感非常舒服的詩,我喜歡他對回憶的輕度克制和內心保持多年的那種真正的風雅。

    ——李海洲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