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文學

    彭一田:秋水洶涌

    2022-11-11 09:00 來源:南方藝術 作者:彭一田 閱讀

    彭一田

    彭一田,男,1958年10月生。獨立詩人。出版詩集《邊走邊唱》、《然后》、《太平街以東》,1994年第三屆柔剛詩歌獎主獎得主。


    白露起

    月光匆匆,依然欲言又止
    鷺鳥一樣面不改色
    當時是少年
    掩面吹匹夫之音
    留在空中的倒影久不退卻
    鳥飛過是碧空之因
    燒的香多,惹的鬼便多
    那個一再處處小心輕放的人
    擁有沒病吃藥的快感
    因為晚上看彗星,被認為想變天
    深山里,葉片的生與滅
    都是無心的
    草樹也是,從青苔到葉梢
    唯水能上天入地
    白露是不經意來臨的
    可溪水陡然變涼了
    山崗卻是一條不會游泳的灰鯨

    2022.9.7


    邊叔

    海水上涌,灘涂趨于空寂
    秋天在于云朵高升
    收成只是表象
    水之湄
    日暮蒼茫
    一些大樹被攔腰斫斷
    一些青蔥小樹被連根拔起
    有的枝杈縱身一躍,從一地到另一地
    秋天患上了記憶綜合癥
    他有兩個肚臍眼
    另一個是詩
    寫得像詩,用了數年時間
    寫得不像詩,則要花上余生之全部
    秋草彌散在光影里
    像灰兔
    當時他也如你
    還是少年,夏季風為秋天準備
    一個人,一座城
    與海為鄰,在星空盡頭
    飛鳥未隨風

    2022.10.3


    石頭墻

    多汁的霧嵐里
    長青苔的石頭鑲嵌往昔
    石灰桐油和糯米粉
    現在是水泥,未來是什么呢
    趙孟頫的秋天不在黃綠相間之中

    因站立成遺石
    舊石墻為熄滅而閃爍
    歷經風化的卵石不再被誘惑
    無我,亦無未來
    玻璃樣的天空其實是嶙峋之途

    遺石無執念
    回到本初之相
    亦無須贊頌和離騷
    無處不在的石塊,明日不追
    昨日不待,烏石頭不屬于任何風尚

    2022.10.23


    太陽快落下了
    天際先于山巒盯上星空
    步履匆匆者
    每天以自己為對手
    拒收青草寫給石頭的信函
    葉子貯滿了陽光
    就會離開枝頭
    而注滿陽光的星辰站立于高處
    和島嶼的氣質相吻合
    風雨繞路而過
    那些年
    為了看北斗一直在趕路

    2022.10.2


    海水

    浸過海水的人
    變成潮間帶紅樹林
    去證明海水,還是由大海來證明你
    都不是無憑而立
    深秋已然

    你還是那么凌厲
    一滴水西瓜大,一滴水柚子大
    一滴水橙子大,一滴水葡萄大
    一堆水群山綿延
    漫不經心成就了大海

    海水被反復證明
    海洋深處的碧藍一再入夢
    灰指甲般頑強
    像西地那芬成為偉哥
    有一滴海水在燦爛之后迷了路

    2022.10.7


    抬頭紋

    去樹林里走走
    看到樹葉簌簌地掉下來
    一片泛黃的葉子,在空中握掌成拳
    超越鳥鳴
    舊葉落下來,新葉又長上樹梢
    收藏落葉的人
    如今已隨遇而安
    陽光草草,秋水湯湯
    有些斷枝是由于自身的果實
    楊梅、蓮霧是鮮紅的
    木瓜是青色的
    你是黃色的
    樹葉的靈魂一茬又一茬散去
    健忘癥埋入地下

    2022.9.26


    河流

    不是所有水都隨流
    遠去,秀河錦江
    靈水永寧溪,以及南渡河
    在去向大海的路上
    回到天空
    河里一朵浪花,天上一顆星辰
    母親河的最深處
    奔流停下腳步
    原地打轉,一個漩渦形成
    慢慢變深和擴大
    花開花又落
    成團的未來在反復歸零
    憑水立身
    夢幻終究散去
    披掛月光的草樹
    以本性沿著堤岸生長
    很多樹葉歷經波折才落到水面上
    單衣滅失的九月
    一騎絕塵
    骨骸埋進最深的冰封里

    2022.10.9


    次第花開

    高原上
    氣息素靜
    披戴露珠的花序由上而下
    漸漸開到了秋季

    山崗以次第花開降低頭­的重量
    同時,綻放無數個自己
    一些游牧者飛離
    其間所經歷的翠綠與白亮
    宛如一剎那的虛幻

    住高山之巔的人
    離天穹不遠
    既便下到山底,依然形同冰火
    落日已由淡黃變為橘紅
    秋蟬落到山上便成了星星

    記憶的足音比翼而飛
    將在下一場稀薄的霜雪中返回泥土
    赴晚歺之約
    心底的余燼仍然散發火苗

    2022.9.27


    解散

    夜涼如水
    過于激動的事物趨于寂靜
    歷經數陣風
    幾場雨
    秋天便徑自空曠
    草葉松弛
    風也是,你來自五谷
    也將回到泥土
    鳥兒與云朵接吻,月光同草樹擁抱
    和放棄是同一個道理
    秋天不為了證明
    或兌現
    徒手行走在泥地里的人
    聽到自然彈奏
    比照向河面的燈光要柔和很多

    2022.9.20


    木瓜樹

    云朵遷徙
    被時光虛構的季候
    在動植物之間擇時轉換
    峰巒上的婚紗
    未能趕上你,飛鳥
    是專門用來裁剪天空的剪刀

    青草屬于自己
    不為任何動物而生滅
    青木瓜和石頭是同一個顏色
    樹葉是掉不完的
    故鄉發出的醋倒在路上
    變色龍,它的歪嘴接近事物本相

    有人在林莽里撿拾鳥語
    有人發現嬉耍的露水凝成珍珠
    它們曾與金色相擁
    銀灘上的樹木被融化在了落日里
    山河有棱角
    天是圓的

    2020.10.19


    把自己藏起
    果實在時光深處成為酒釀
    由此上溯到一九五八年
    仿制的自然構成循環
    作為唯一逃路
    黃昏來臨時的灰寂
    喝低了發際線
    遷徙中的云朵看見堂哥
    攙著瞎奶奶,走向我的父親
    永叔路老酒店
    醉美了錦江上游來的鄉黨
    酒把人喝醉,只是人籟
    不喝就醉了自己
    那才是天籟
    多年來,舊雪攀著文字之光爬上井口
    因為破綻
    羞愧大都在酒后顯現
    而九月要下雪了
    世界將會一望無際地曠達

    2022.10.10


    單行道上

    秋天抖動翅膀
    陸續減去身上的葉片
    被落葉割裂的空氣大拙若巧
    未被摘走的果實在聽禪
    人如橙

    秋風鑠金
    炊煙跟不上的地方
    一朵白云跟隨另一朵彩云
    像一條小白狗與一條小花狗互攆戲耍
    生出歡脫之氣

    兩匹軍馬
    順著盤山道飛過吳岙嶺
    汽車則像蝸牛
    不成材的老樹拙笨地站在路旁
    風依舊擊打著虬枝

    2022.10.4


    黛秋

    綠色草樹
    在模仿中長高
    遠看和海水是同一個顏色。
    三角梅不似春季濃烈
    復開或新放的花卉
    以雜色居多
    清淡得有些曠遠。
    臺風已過,霧嵐夠不著月亮
    飛鳥銜云而去
    果蔬便得了多糖癥。
    虛構黃昏里
    一個人的腳步響在勁草與落葉之間
    他的心跳
    也是虛擬的。

    2022.9.25


    風停了

    蘆花飛揚
    與河流同行
    自從被秋天釋放
    水成為草葉與石頭的介質
    什么樣的樹
    就會長起什么葉子
    長成后
    決定去留的不一定是風
    離開枝頭的葉子
    以夢為掌心,掬起一捧清水
    里面坐著石頭
    被閹割的陽光有動物缺陷
    誰的臉上卸去顏色
    誰就能到處走動

    2022.9.10


    樵歌

    煙雨蒼茫
    路口,把人群中的你喊了出來
    一起離開大路
    風雨只是低處的事

    生而有翼
    其間的搖曳和火焰有關
    千山萬水無未來
    只有現在

    無論是否經過
    夜來香都會在傍晚開啟芬芳
    天已空
    豆莢在秋天開懷大笑

    月亮隱去
    星星沒有剃度

    2022.9.16


    天堂陌生

    月亮和鳥有關
    云與鳥角色互換
    看著鳥兒飛過了月亮
    月就圓了
    他把頭剃得像圓月
    貼地的光亮中分裂出無數自己
    被萬物不停地看見
    他看月亮
    還是月亮看他
    天地已然就此清了空
    乖乖說,她小時候見到的月亮里
    有只幼虎
    它不下塵世
    飛鳥也是別處的事情

    2022.9.23


    渡口

    水發急
    臉色和身段就變了
    白水湍急
    首頜頸尾諸聯,泅渡在消漲之外
    她與你,你和你自己
    一個轉悠自我情緒
    一個研究標本,水波如樹葉的紋理
    她是你一個側面
    你在這岸,她在那岸
    刀斫水不過是土著居民的形容
    如今水還在
    刀不見了
    而天際線宛如一名虛無者
    雨后的云團
    也不太可能是新的

    2022.9.30


    肖像

    黑風停在睫毛上
    誕生即反抗
    流水切割的峭壁,屹立了萬年之久
    清麗的眼瞼隱入塵煙
    一堆帶火星的
    灰炭,不止一次收到口信

    他等待你時
    你還沒來
    你到來時他已離開
    不是那團大火,他會活過雪天的
    山川的骨骼已被截斷
    一過馬路
    就看不見了村莊

    買薯葉的路上
    發現雨水無端端地落下來
    廣陵散已絕
    秋風彈奏的又是什么呢
    它們都沒經你的手

    命運在指紋上
    腋下的嫩芽為它找尋意義
    獨自成林的草樹,曠遠而隱秘
    當你終于邁開步伐
    擁有了自己

    2022.10.11


    羞愧

    小村云淡天高
    飄逸的陽光聽見木瓜吆喝
    枝頭雞蛋花銜接寒露
    花中有糖水,葉上無糖衣
    一條被小徑吃剩的
    虬枝抄襲
    1966年的孩子,從雙臂間升起鳥鳴
    鮮亮峽谷里
    落葉遮蓋住裸露的樹根
    吹過的風是不響的
    沿著螞蟻的路徑,祖先在響動
    風里也有
    他比落葉飛得快
    山溪中的沙礫照見紅臉龐

    2022.10.5


    桂花又開了

    從未被告知伸手
    表決,草木卻一直模仿
    我已證明過了
    如果要我一再證明,只能說明
    秋風是無賴

    你也是
    每天吃東西
    還因好吃,不斷放低了長高的速度
    紅棗明蝦柑橘雜魚山楂紅心柚
    地瓜蘋果燒鴨板栗五花肉
    反復歡愉口舌

    匆忙的秋天,遷徙的秋天
    被砍斫的秋天
    果實的另一面是搏擊
    拳頭沒了
    枝梢依然在拼搏

    又一茬草木從羞處來
    經由天空,再回到泥土里去
    很多人死后方生
    一念放過滄海
    你為何一生都要追趕秋天?

    2022.10.21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