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文學

    少女詩人譚虹30周年祭紀念專輯

    2023-04-27 09:51 來源:南方藝術 閱讀

    編者按:譚虹(1974—1993),曾用筆名談泓,是一位早慧,卻遺憾早逝的少女詩人。她初中階段(時為達一中初89級學生)即顯示出卓越的詩歌才華,在本地報刊和全國性的校園文學報刊頻頻發表詩歌作品;高中階段(時為達高中高92級學生),因在中國青少年文學基金會主辦的第三屆(1990年)全國中學生文學夏令營征文中獲獎,加之在《四川文學》《星星》詩刊等有影響力的純文學刊物發表作品而詩名遠播。就在這一階段,她與本地另外三位也已在詩壇嶄露頭角的中學生詩人曾蒙、游太平、馮堯一道,結成詩歌小組,相互激勵、激發,進入了創作的高峰期。然而,她早已罹患重疾,辛勤的寫作,如生命在加速燃燒。其間精神的角力、意志的搏斗、意識的通明,抑或身心的痛與悲苦,皆已不詳。

    因為,1993年4月27日傍晚,譚虹帶著她未及說出、寫下和展開的一切,永遠地消逝在了薄暮之中……但,譚虹的師長、同窗、朋友對她的思念不曾消逝,且多行諸文字,還曾營建網上墓園——收錄譚虹遺作和朋友們紀念文字的博客。該博客為譚虹當年參加《星星》詩刊函授的指導老師、詩人龍郁先生和作家汪建中先生所建,后交由譚虹生前好友、詩人游太平負責管理。值此譚虹離世30周年之際,為深切緬懷這位杰出的少女詩人,也為了在博客漸趨消亡的時代變更存儲和展示方式,讓更多的詩歌愛好者了解大巴山詩壇歷史的一角,南方藝術網特推出此專輯。

    每年的4月27日,都是一個難過的日子。這樣的日子已經過去三十年了。

    愿譚虹在天上快樂!

    感謝30年來堅持不懈收集整理譚虹遺作、手稿及朋友們的紀念文字,以及為本專輯組稿的游太平先生!感謝所有為譚虹寫下傾情篇章的朋友!

    廣西《紅河水》譚紅逝世一周年紀念?廣西《紅河水》譚紅逝世一周年紀念?
    廣西《紅河水》譚虹逝世一周年紀念?ㄔ娙宋檫w提供照片,如不清晰,可下載閱讀)


    譚虹遺作(23首)

    譚虹初中畢業照(1989年)

    譚虹初中畢業照(1989年)


    梯田

    這太陽散落的羽毛
    大地極其豐滿的腹部
    我坐在你女性的腰肢和男性的胸膛之間
    坐在陰柔和陽剛之間
    坐在戀人和我自己之間
    就像搭在土地脈搏上的
    一根手指
    診斷雨水晴空雁陣和收成
     
    你的裸露的麥裙巖石的肌膚
    苦難的人子勞作和婚娶的溫床
    使詩歌蒼白使城市輕浮
    使美沉重
    踐踏一切又扶持一切
    你這綠頭發紫皮膚的完美妻子和母親
    生長著固體的思想
    比如玉米比如高粱比如一切植物
     
    從身披霞光的村姑到踽踽而行的老婦
    從星光到螢火蟲
    從南到北從西到東
    你具有一切所不具備的健康和衰敗
    具有一切所不具備的美麗
    包括中國的西子包括他鄉的蒙娜麗莎
    包括未來行走在情人眼中的女子
    開在手掌上的花朵
     
    人類只是你圣潔軀體上的一些
    芬芳和骯臟的氣體
    指甲上的蔻丹或者黑色污垢
    你容忍下的無知孩童
     
    驚蟄芒種白露大雪
    你戀愛和哺乳的季節
    為死去的哀怮為活著的快樂
    比文字更堅硬更真實的形式
     
    人類呵像對待他有著溫馴的
    羊羔般眼睛的戀人
    從漠然最終導致狂熱
    冥冥中的守夜人
    天空整夜整夜流淌著預言
    誰將成為母親懷中最美的玫瑰
    梯田呵
    死去的靈魂依附在我的身上
    他們無休止地爭吵
    這是一塊密度過高的土地
    靈魂和靈魂摩擦產生強烈的磷光
    就像正義和邪惡貞潔和放蕩
    他們和活著一樣
    無法拒絕金錢和肉體和誘惑
    無法拒絕
     
    他們傾聽的雙耳
    貪婪地攝取人間的歌唱
    從雜草到糧食從白晝到黑夜
    額頭貼滿冰冷的忠告
     
    因此人類呵檢點你的行囊
    在梯田面前
    保持誠實和沉默

    ——作于1993年春

    夜行

    我肯定是這個世上最驕傲的女王
    和這世上最卑微的女仆
    是什么驅使我像一只盤旋的蜂鳥
    在人類的額頭尋求可以啄食的麥粒和春光

    請允許我在今夜
    想象自己超出你們所能承受的美麗
    允許一切在今夜出發在今夜到達
    河流音樂浮雕
    這些日益凋零的事物
    正流浪于清寒的民間
    而我們衣袋空空

    陌路人正行走于我的某首詩的第十一行
    等待我將自己一一打開
    像打開一只正在蛻變的蛹
    一座廢棄已久的城堡
    貧窮與財富同時棲息于我的左手和右手
    我只能保持緘默
    閉口不語
     
    此時的影子一定是某個人的影子
    這個影子感到灼人的傷痛
    并且叫喊著
    “誰幫我疼痛”

    ——作于1993年春

    小鎮婚娶

    天空是冰鎮的藍煙
    蘋果花極其遙遠地開放
    蛇蕊頃刻就吞沒了這個黃昏
    我的第十三根肋骨
    也就是亞當制造夏娃的那根
    散發出一種果實的芬芳
     
    麥浪上的婚禮
    我聞到隱隱的氣息
    蟻群正在策劃
    一場大規模的戰爭
    無數花頃刻間一開一闔
    我在自己的額上尋找出口
    大路筆直陽光一潮一潮地涌過春天
    光線中銀色的小魚盲目游動
    一切在今天出發
    亦在今天到達
     
    在三月在他鄉
    在一個待嫁閨閣的女子面前
    水和火同時備好
    一份白皙而光澤的米
    在今夜
    將煮成飯

    ——作于1993年春
     
    車過田原

    從春天的第一劃趕往最后一劃
    我必須在春天凋零之前趕往鄉村
    因此我保持一種眩暈
    對抗這個世界
     
    路程如此之短
    亞洲的陽光遲遲不肯出嫁
    我想象無數貞潔的烈女
    正打著白燈籠經過
    并且拉下慘白的面紗
    風中的白玫瑰呵黑發飄飄
     
    河流關于我的部分
    在我倒下之前
    至少應該站立
    像烏云站在天上
    我是否應該站在一個人的心上
     
    車過田園
    四輪馬車載過的貴婦日益遙遠
    我是不是突發奇想的第一個寫詩的女孩
    我坐在風口車門大開
    我一定要感冒
    我要聽聽母親怎樣責怪我沒有添衣裳

    ——作于1993年春

    寫給自己

    在別人走過的路上
    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滿街的鮮花
    都種在他人暖夢的邊緣
     
    屬于我的那棵樹
    還很孱弱
    孱弱得開不出一朵花來
    ——不開花
    是一種重重的懲罰啊
    正如路人的腳上不能沒有創口
    而我的創口
    允許再一次承受嗎
     
    突破的氛圍中
    想象自己是一株活化石
    在季節的更遞中
    苦苦煎熬
    就在汗水成鹽的同時
    我的樹也該綻苞了吧
     
    一棵樹很孱弱
    而詩很殘酷
    如果走向她的路
    需要血的祭奠
    那么請給我
    尖利的刀子和筆

    ——作于1992年

    鄉關

    因此我就是一只戀家的鳥了
    隨一滴夢中
    干了又濕濕了又干的清淚
    飛臨鄉關
     
    每一塊泥土
    都似曾相識
    我的黑頭發開成土地上
    燦爛的油菜花
    每一朵
    我都給她
    一個高雅的名字
    清清楚楚地叫出來
    都是情怯的鄉音
     
    鄉關何處
    故鄉潔凈的天空
    飄滿我的翅膀
    小住時深情的
    影子

    ——作于1992年
     

    家在記憶里
    輕輕地呼吸
    這讓人感覺
    卻無法觸及的輕呼啊
    讓我們一次次
    深深地流淚
     
    家門什么時候都開著
    祖輩們褪色的青春
    如一只布袋
    隨隨便便地搭在我們肩上
    在我們流浪歸來之后
    那曾被我們遺棄的
    端午屈原以及粽子的故事
    已被雙親
    唱成門邊的風鈴
     
    能不回來么
    我們一直尋求的海水
    竟然來源于胸腔的陸地
    家和信仰
    于終于褪盡色彩的泥土中
    演變成一種樸素的文化
     
    既然從家
    凝重的枝丫上
    衍化而出
    我總要回到
    家的根部

    ——作于1992年

    清明

    一些往事需要濕潤一下了
    一些感情需要重新咀嚼
    如期而至的春雨
    枝頭
    殘留一抹微紅
     
    清明的情緒流
    是每年都要徘徊許久的
    二十四個節氣
    你苦情而又多情
     
    壓抑了一年的感情
    猶豫著流出心室
    偏偏這種天氣
    慫恿人流淚
    一經浸泡
    壓縮的往事就豐滿了起來
    越豐滿
    天氣就慫恿得越厲害
     
    腌著的感情與往事
    是一個無底的山洞
    開門的咒語
    叫做清明

    ——作于1991年

    茶·父親

    端起你盛茶的杯子
    就想起你父親
    你是不是一片
    被時光曬得皺巴巴的
    茶葉
     
    每每呵著那水氣
    就看見你父親
    就看見你被風揉碎的年華
    就看見你的年華
    像茶一樣越喝越淡
    而你總在杯底對我微笑
    那笑
    總使我快樂得近乎痛苦
    呵!父親
    我喝的是不是你的

     
    以后
    我喝茶的時候
    就不再想你了父親
    再以后
    我就不喝茶了

    ——作于1990年

    譚虹18歲留影(1992年)

    譚虹18歲留影(1992年)

    酒·父親

    什么時候高粱又再紅透
    什么時候這酒越喝越濃
    把你剩下的日子都喝了吧父親
    把我們播在季節的邊緣
    讓每年的高粱尾隨成熟的諾言
     
    把你剩下的日子都喝了吧父親
    除了你黝黑的思維
    于煙圈之外
    讓我們習慣誘惑以及陷阱
    什么都不要留下
    而整個冬天
    我都渴望生活是一間破屋子
    讓風涌進來
    那時父親你的酒杯
    就橫在我們中間
    我們靠酒彼此溫暖
    想象明年的高粱
    會釀成溫暖的酒么
     
    如果明年的土地
    一定要枯黃你鮮紅的夢境
    那么父親
    我的黑眼睛將會流出殷殷的血液
    染紅滿地樸素的語言
     
    會甘冽起來的父親
    是不是你把攢了五十多年的淚
    當作酒一起交給你濕潤的思想
     
    如果人生如酒
    以后我喝酒的時候
    不再想你了父親
    再以后我就不喝酒了

    ——作于1990年

    譚虹詩歌手稿

    等你,阿瑛
     
    豎一根指頭于風中
    感覺你應該如期的
    心跳
     
    你不來了嗎阿瑛
    那部精彩電影的空白
    還等著賺我們
    喜極或者悲極的眼淚
    沒有你的感動
    這電影能精彩么
    再精彩我也不要看了

    譚虹詩歌手稿
     
    街燈一個勁地
    把我的影子折疊
    而后拉長
    所有路人的背影都是你的
    所有路人的背影都不是你的
    讓我一次次地設想
    我們之間的距離
    是不是等待中的不可企及
     
    你一定會來的阿瑛
    夜風帶來的輕呼
    竟然不是你的低吟
    我只能站成一朵
    隨時可能開放的——微笑

    譚虹詩歌手稿
     
    其實這個時候
    你正在另一處街燈下等我
    如同我等你的焦渴
    就在彼此的默契中
    如一首詩關注著
    另一首詩

    ——作于1990年

    電話

    1、2、3、4、5、6、7
    聲音從各個方面擠進來
    小坐于數字之外
    空氣很透明
    若有若無過濾你的聲音
    盡管舌尖有千朵玫瑰
    等待吐蕊
    耳朵卻只會含羞地接收
    什么都半明半白
     
    隨隨便便一個尾音之后
    濺起的浪花很寂寥
    而滿屋的暗示
    你可以從茶葉或咖啡中
    品出來
     
    1、2、3、4、5、6、7
    聲音從各個方面擠出去
    其實也沒有什么好說
    吻吻你的聲音也就夠了

    ——作于1990年

    女孩

    什么都不在乎
    卻又什么都在乎
    只是所有的窗戶向南開著
    為等僅有的一次花期
     
    女孩
    你是清晨奶杯中帶露的玫瑰
    目睹你的綽約風姿
    站滿江南才子扇邊的淺薄
    而你的纖纖素手
    竟也輕撥流年
     
    女孩
    所有的不幸落于你單薄的肩頭
    你溫柔的窗戶
    分明有火光在閃在閃
     
    東方的天空
    苦難的太陽已豎起一桿女性旗
    噢女孩
    于我如火如荼的素箋
    把你濃濃的一生
    寫成或深或淺的韻腳

    ——作于1990年

    長城懷古

    踏上去
    就覺得肋骨隱隱生痛
    笑容凝住
    沒有草
    就一種單調的顏色
    一塊磚就是我一塊堅硬的脊椎
    好多的眼睛渾濁如血
    盯住我的紅裙子
    我就如一幅新派的油畫
    牢牢貼住古城的愛情
     
    有感覺自下而上
    我開始平靜地享受戰爭
    給予我們的凝重的和平
    既然罪惡也有美麗的成分
    那么感謝烽火板結我們流不出的淚
     
    踏上去
    我終于知道
    長城是不會笑的

    ——作于1990年

    今夜無月

    今夜無月
    所有的感情離我而去
    卻見昨日的心事
    稀稀疏疏灑了一地
    于我傾斜的墻邊
    長出凄凄蒿草
     
    今夜無月
    我的目光無法定格
    朋友們去了遠方
    我無法跟上
    唯有北戴河那個共處的夏夜
    在屋里燃起幾許生機
     
    夢里
    我吹了許多傷感的曲子
    和著節拍感知指尖殷殷的深意
    溶于夜色
    我是夜的一部分

    ——作于1990年

    煙及其它
    ——給L.Y老師

    初見你的時候
    一支香煙在屋里很精神地燃著
    四周的玻璃連同墻壁
    在共同的心率中
    紛紛碎裂
    弄得滿地話題
    我們拾起來
    一步步走近
    什么都被燙傷了
    那些煙頭
    都是你很純粹的思想
    就是一百次點燃
    也能一百次耀亮心靈
     
    再以后
    就有空靈的聲音喚我
    撕破胸腔
    大家的心臟都浮在空中
    奇怪地說話
    這時我才發現
    嘴僅僅是一種飾物
    完滿著一次次交融
     
    什么都會充實起來的
    以后的日子將貼滿腳印
    即便語言能洞穿一切
    還是把剩下的話題
    留給手吧

    ——作于1990年

    看你舞蹈
    織你干枯的歲月
    丟不掉身后的背影
    自困于層層重圍
    為什么不開扇窗呢
    把剩下的日子羽化成翅膀
     
    什么時候
    我們也成了作繭自縛的蠶
    同樣不知道
    從破壞自己中
    來拯救自己
     
    并非所有的眼睛
    都喜歡回首
    還是把重心緩緩移動
    因為在懷念過去的背后
    已背叛了今天

    ——作于1990年

    (以上17首中,《等你,阿瑛》錄自游太平保存的譚虹手稿,另16首錄自游太平當年謄抄詩友作品的筆記本)

    譚虹詩歌手稿


    三月及其它

    就這樣走了嗎  三月
    所有的行裝都沒有備好
    所有的期盼都沒有背景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章節
    已被你永遠地鎖住
    而今天的我  鐘愛結束
    如同當初  鐘愛開始

    會美麗起來的
    日子一片片滑過
    三月是最冷的樹
    我們靠記憶彼此溫暖
    而記憶的暖色調
    讓我們想起冬天的火爐
    我多想是最冷的樹上
    最靠近根的那片葉子
    以最美的方式懷念過去
    如同懷念戀人或者朋友
    或者是懷念
    我承受的半片天空

    ——估計作于1990年

    譚虹詩歌手稿

    莊稼·人

    整整一年  我都在——種著莊稼
    一只狗  叼走了我一年的收成
    我還要年復一年地種下去嗎

    我們活著
    其實就是在種地
    沒有種子  就播你自己吧
    播你每天不同的期待
    沒有收成  就收割你自己
    一茬一茬的莊稼
    本是你一叢一叢的心事
    管你的種子播在別人的荒地之外
    你的目光總會發芽
    或許你活在土里的親人
    和你想忘可總也揮不去的舊日子
    會從你的莊稼上
    實實在在地長出來
    而你  還不知道
    你只知道  你的莊稼還掛在鐮上
    而今年的秋天  會尾隨昨年的誓言而來嗎

    莊稼越來越豐滿
    而種地人的生命也瘦了也重了
    就讓我  象莊稼一樣
    倒在自己的地里
    再為土地  作一回種子

    ——估計作于1990年

    譚虹詩歌手稿

    我心中的旗
    ——唱給國旗的歌

    做你紅底上的一顆星子
    做你胸前一顆深情的紐扣
    以夜夜飛揚的熱愛
    構筑你永遠的圣潔

    想你  總是以鮮紅向我們昭示
    你的顏色
    就是中國血管鏗鏘的聲音
    不知不覺  已溶進骨髓
    成為身體最亮最熱烈的部分

    一腔熱血總在慫恿
    慫恿我們一往情深
    五顆星子外
    你留下的紅空白
    讓我們想象起伏的麥浪
    想象土地上勞動者的剪影
    以及我們無法洞穿的你的一切
    后來就想到血了
    不知是血染紅了你
    還是你一直激動著血
    而唯一知道的
    就是你總比血濃
    你的博大正是我們的腳印
    所要走的卻走不完的路

    做你紅底上的一顆星子
    做你胸前一顆深情的紐扣
    為你永遠的圣潔
    夜夜飛揚我們的熱愛以及青春

    ——估計作于1990年

    譚虹未知標題的詩(一)

    譚虹詩歌手稿

    有風過處
    吹皺一池春水
    所有的阡陌水道
    都被你愁腸百結
    今年的柳絮不會太美
    即使太美  又有什么用呢
    誰擾我
    聲聲啼血的黃昏

    女兒青春  本是一彈即破的花容
    而眼下眉梢之內  眉梢之外
    都是淚雨紛紛

    本該春遲  本該春早
    因你涼透的憂怨
    讀得你山寒水脆
    那么  你唯一的花期
    該是幾月
    賞你花期的人
    又是哪把
    ——風流的折扇

    ——估計作于1990年

    (以上4首錄自小卿保存的譚虹手稿)

    譚虹未知標題的詩(二)

    譚虹詩歌手稿

    終于過去了
    那陣雨喧囂的夏季
    留給你
    一枚形如橄欖的空間
    讓你回味之余
    想起我——
    天空的一朵流浪的云

    本想給你緊閉的窗子
    一把清脆的插梢
    沒想到卻讓夏季
    溜進你的凝視
    碎了你季節的完整與平靜

    敲你的心窗
    敲你十二月的黃昏
    我把自己弄丟了
    你會再打開這把銹蝕的鎖么
    門邊是我游離的神情

    終于過去了
    那陣雨喧囂的夏季
    而接踵的季節
    依舊喧囂

    ——作于1990.12.5

    譚虹未知標題的詩三)

    譚虹詩歌手稿

    非要等到歲月
    把你影成一幀發黃的照片
    你才釋放
    昨日的傷痛和情懷么

    忘不了的  就不要忘吧
    即使時間一如既往地推你  踉蹌
    你只是沿著風沿著掌紋走去
    邂逅的暖流
    融化所有
    拒絕融化的冰峰

    傷口  訴說一種難言的美麗
    如果醉倒的心情
    能夠結痂  錐心的痛
    你就飲自己
    成高腳杯中
    一滴濃縮的珠淚

    而所有愛你的人
    只是以樹的形式與你靜默
    在記住與忘卻的邊緣
    始終是一片空白

    就看你如何把手
    放在我們肩上

    ——作于1990.12.10

    (以上2首錄自小卿轉來另一同學筆記本上的譚虹手稿)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