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
  • 首頁 南方來信 南方美術 南方文學 南方人物 南方評論 南方圖庫

    南方文學

    仙海的兩棵樹 | 雨田2023年自選詩

    2024-01-03 09:03 來源:南方藝術 作者:雨田 閱讀

    雨田

    雨田,當代詩人。1956年生于四川綿陽,中學畢業后到軍隊服兵役。已出詩集《秋天里的獨白》、《最后的花朵與純潔的詩》、《雪地中的回憶》、《雨田長詩選集》、《烏鴉帝國》、《紀念:烏鴉與雪》《東南西北風》等。詩作入選國內外400多種選本,部分詩作譯成多國文字。曾獲臺灣創世紀40年詩歌獎,劉麗安詩歌獎、四川文學獎等。

    五月凌晨讀詩時
     
    幾只白頭翁在窗外把我從睡夢中吵醒
    我順手翻開枕邊飄著墨香的《冷藏的風景》
    一只跳蚤不知從何來  突然間躍上我的手背
    此時我無法控制自己的神經  渾身發癢
    或許  從此以后我開始相信  一只小小的跳蚤
    也能不分時間  地點掌控著我  相信誰呢
     
    我不是神  我只是人  神會像上帝一樣俯視一切
    而我有時只能去眺望貌不驚人的一棵孤獨的樹
    許多未知的里里外外  我都無法勝于自己
    我更無法獲得那些遼闊而又深遠光亮和星辰
    更不能千年以后  像李白  杜甫那樣風光盛唐
    留下萬古絕唱  而我只是延續漢語詩歌的一個人

    (原載《詩刊》2023年第17期)


    晚秋的詞語

    落日壓彎黃昏時  我站英雄灣的教堂旁沉默
    一場秋雨過后   大地并沒有由此傾斜
    誰在鳥語花香的村莊獨立寒秋  誰在
    秋風的縫隙里珍藏著太陽的光輝

    眼前的一堵墻  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的魂魄
    為何不為秋夜的月亮舞蹈  兩眼茫然的我
    羞愧不已  唯有能做的就是承受無盡的愁苦

    沒有人告訴我  死去的才是最自由的人
    回想許多變形的文字早已生銹  我還能
    無所動容嗎  在腳下這片寬恕的土地上
    誰能阻擋我去越過謊言  去認識事物真相

    (原載《詩刊》2023年第17期)


    響沙灣所思

    愛就要愛這蒼茫的疆域  沙山  沙地  沙湖
    和沙海  誰說這里的土地如此貧瘠
    而我眼下看見的不是秋風深處腐爛的烏鴉

    近處  這棵老態龍鐘的胡楊依然活著  在它
    生長的地方  常有駱駝經過  沉甸甸的腳印
    已經埋葬  關于含混的諾言  我的確無力對視

    也許是我過多的期待走近你  陽光太強烈
    我干渴得發瘋  像白日夢一般的秋風從昏睡中醒來
    發現我早已不是自己的模樣  忍不住發出奇怪的笑

    其實我知道  在這痛苦和悲哀的世界里  時間
    是不會等人的  在我的記憶中  沒有了一模一樣的景色
    和多彩的天空  云朵從月亮面前走過時  只有孤獨屬于我

    (原載《環球人文地理》2023年第7期)


    沒有月亮的中秋之夜

    冷如白骨的月亮  你在今夜隱藏在哪里
    不知為什么  我的整個白天都是神魂顛倒
    此刻  再怎么優雅的熱度也無法掩蓋
    我內心深處的憂傷  我的血已經變冷

    獨自一人靜坐  沒有酒  比酒更燙人的思念
    如一顆生銹的鐵釘扎進我的骨頭  今夜
    舉著杯盞的人又是誰  又是誰在我疼痛的傷口
    灑上了一把鹽  而我心中的月亮今夜已在遠方

    無邊的思念抵擋不了無邊的孤獨  只有死亡
    在緩緩的逼近我  也許我過多的去想念一個人
    就是悲哀  想到這一切  我更加悲傷
    如果可能的話  我獨自一人試圖隱身而去……

    (原載《四川文學》2023年8期)


    為摘要書

    我知道你來自赤水河畔  而在透明的玻璃杯里
    你具體得就像超現實的魔幻主義  晶瑩剔透
    當我舉杯對飲你的時候  從味道到色澤
    絕對沒有辜負我想要的效果  說句心里的實話
    你也麻痹過貪杯的人心  淹沒肉體  仿佛
    與生俱來  你都有著自己獨立的高貴靈魂

    春風追趕著夜晚的路上  已經醉心的我還在想
    邀誰共飲你  因為今晚的明月  渾圓高照  光芒
    陽剛奪目  我知道自己還深愛著熱烈而又冰冷的塵世
    依舊還愛著該愛的人  讓愛的火焰再熾熱些
    真的  我不能從自己生命中撕下閃光的一頁
    今晚與你相對無語  但我明白杯酒抵達愛的烈焰

    (原載《詩歌月刊》2023年8期)


    歌聲里的天堂

    初秋的夜晚  鄂爾多斯沒有黑暗  只有酒
    和暖心的馬頭琴聲在耳朵里回響  眼前的蒙古包
    是多么地遼闊  縱橫著晚霞與秋色的姿態
    每當我揣起蒙古族姑娘敬的酒  就想聽她動情的歌
    蒙古包外  難以想象的夜空里是否會有閃爍的流星

    誰將伴陪我一同穿過這美麗的黑夜  適度的憂傷后
    我想到自己漫長的一生  后來我又想  不是世界變得陌生
    而是我們的生存模式變得很復雜  而我只是局外人

    假如黑夜再黑暗一點  我想和誰去談些什么呢
    遠方有遙遠的月亮輪廓  讓我無法修正酒后的錯覺
    我必須小心翼翼地和世俗的現實保持距離
    但我在今夜絕對不會抱著極大的傷感去回憶往事
    其實生活就是花開花敗  正如今夜歌聲就是天堂

    (原載《環球人文地理》2023年第7期)


    涪濱路上所思

    我所看見的是群樓林立  遮蔽了半個天空
    越靠近涪江  就能聽見野鴨在水的深處啼鳴
    今天的終點不在這里  這就意味著
    我不能對眼前所有的花朵或植物觸景生情

    紅色的  黃色的 白色的月季有著刻意的美
    可能我不得不去愛  這條被美化的路上花木蔥郁
    而漫不經心的我  不去用真情收割是有罪的

    我放眼分辨出夏日天空的晴朗  獨自一人說
    最好的絕望不在此處  面對人世間的一切
    我必須為當下的黑暗憂慮  讓消失在遠方的惡
    永遠消失  祈求更多的人從夢中醒來  告別昨天

    不知道一只飛鳥為什么會看穿我的愁傷
    為了避免再與一些俗人相遇  我凝視著江水
    而這個世界上  丑陋的東西的確存在  難道不是嗎

    (原載《四川文學》2023年8期)


    在成吉思汗陵

    我圍著古老的敖包走了三圈  發現每一塊石頭
    都有成吉思汗骨頭的品質  我試圖想表達些什么呢
    秋風繞過遠行者的背影  而更多的人在這里會被遺忘
    誰知道  一個人在遠方抵什么樣的夢境
    而我舍棄的種種誘惑劃破了記憶  基實有的詞語
    就是一座座移動的墳墓  蒼茫的歲月被埋在其中

    草原的上空滾動著沉默  一支古老的歌比真理更有價值
    那些充斥著謊言的嘴巴怎么能抒發我的情感
    我會把一切留給未來的  包括我孤獨的靈魂

    沿著無數人走過的路漫步  我在回味火焰般的愛情
    猛一下  我跌倒在地上  變得如此殘敗不堪
    那滴滴淚水  變成了我驕傲的骨頭  在無人
    傾聽我在內心歌唱時  誰會在幽深的夢境回憶往事
    秋風有些涼意  許多來到這里的人揮舞著手驚動天穹
    不是英雄的我  只是真實無掩的站在某處  吸著煙……

    (原載《鄂爾多斯》2023年第6期)


    成吉思汗廣場上的落日

    我已記住  不是因為你眼前沒有升騰而沉默
    你的意義在于地面與空間的火焰  而我與你相比時
    我更渺小  因為我更熱愛你無私的光芒

    在月亮沒有到來之前  沒有什么能滿足于我
    我知道你的語言就是太陽的語言  讓萬物滿懷激情
    讓干涸的河流在短促的時光里  充滿燃燒的希望

    我沒有任何理由不在秋天來看你  在你彤紅的沉默里
    看見了你偉大的靈魂  我真想把我這把老骨頭
    嵌在你的土地最深處  生根或者喘息……

    (原載《鄂爾多斯》2023年第6期)


    春天十四行

    某種潛在的誘惑  讓我意識到在活著的時候
    能與摘要相遇  這個春天限制太多  另一種
    冷與痛深入我的骨髓  而一些顫動著的記憶
    還充盈地拖著冬天的尾巴  誰在揉碎這個春天

    殘酷的四月里  那些隨意的雨滴淋濕了我的鄉音
    心懷悲憫后  我承受著無盡的相思與閨怨
    那些妙不可言的千古愁與萬古恨使我哭喪著苦臉
    庸俗的說吧  我必須成為一個愁苦的現代詩人

    這個春天沒有熱門的繁馥  只有清醒的墜落
    連上帝都認為  不該把傷痛帶入這個春天
    或許這個春天只能這樣  不喧嘩  不盲從  記錄
    那些不被時光遺忘的感激與悲傷  留住真實

    是的  腳下有著春風走過的痕跡  摘要的陳香
    也彌漫在人間四月  醉的是我  熾熱了大地與人心

    (原載《詩歌月刊2023年8期》)


    英雄灣的傍晚

    只有在這里  我才能體會到意味深長的味道
    風與月亮仿佛隱身在暗夜的最深處  想象一下
    是誰喚醒了鄉村的沉睡  望著一片天空
    我不想知道那些與自己無關的事物  也許
    英雄灣的傍晚宛如世外桃源  像一幅油畫

    從古樸的李家大院出來  可能是我有點太傻
    滿腦子都是空空蕩蕩  甚至還有些失語
    更何況這是在英雄灣  所有的修辭與想法
    都將失去意義  而這里的鳥叫純屬天籟之音
    我必須懷抱真理  回到自己的靈魂深處

    也許在這個傍晚  我只是英雄灣的一位過客
    有時候  也會令人想起一些庸俗的人或庸俗的事
    我很顯然地在反思現實與理想中的自己
    對于那些依附在命運之上的錯覺  只能謹慎
    傍晚  我在英雄灣有始有終  更沒有絕望……

    (原載《詩刊2003年第5期》)


    花的私語

    我從黑暗中醒來  看見櫻花  海棠和杜鵑
    在時間的制高點上  構成了花的世界  也許我的前世
    就與它們有著一種難以舍棄的關系  我知道它們
    開花  結果  然后凋零  來年時長出新芽
    它們真的用謙卑的氣息昭示著一切  它們的生命
    像春天的火焰  照亮了我陰暗多時的靈魂

    誰在春天更具有誘惑  誰又在用尊嚴開始懷念
    那份破土而出的痛與疼  也許是這樣  當烏鴉
    與鴿子的翅膀降低了天空時  自由難以言說

    尖銳的春天花朵綻放  誰的骨頭成為時代的風景
    仿佛一條深沉的河流正穿過我的身體  我一次次
    將自己控制住  不去責怪殘酷的現實  苦難
    本來就是我的一筆財富  就像花的命運  必須經過
    寒冷的冬天  它們的姿態才有自己獨特的風骨
    世界上愛的力量和生命的存在  都與人的信仰有關

    此刻  我的心靈沒有陰影  與春天同步  又獨自
    在桃花叢中低語  其實光明并非是用肉眼看見
    春風掠過晴朗的天空  作為詩人的我為什么要沉默呢

    是的  在這樣花開的季節里  我如此喜悅地充滿圣靈
    有些記憶的確不能忘懷  但是壞日子已經過去
    讓我再構想一個立體的春天吧  就此向往愛的力量
    并承受無盡的相思  或許我該敞開心扉  讓春天
    住進來  讓春天里所有的花朵從深重的黑暗
    步入光明  別讓我堅硬的內心被切割成殘破的碎片

    (原載《四川文學》2023年8期)


    煙雨或麥積山

    穿過眼前的煙雨  林蔭道上的人群和我
    便成了礁石  而我真的不該忽略那棵懷舊的古槐
    我以為跨過一層層棧道  跨過盤旋在空中的絕壁
    就會成為佛  其實這絕唱的洞窟里也暗藏著殺機
    對于一個異鄉人來說  麥積山有著一種不可告人的堅硬
    和孤傲  就像月亮照亮著曠野  山崗與河流

    當我用深邃的目光打量著這里的一切時  歲月
    也穿行在山山水水間  而此時我的心思并非在這里
    但體內的血早已浸入無人知道的深淵  行走在孤峰
    我是否能抓住飄在空中的那只風箏  無限的空間
    誰的存在讓我苦思冥想  我多想讓這暗淡的地球
    把自己磨成一把鋒利的刀  讓刀光面對漆黑的人世

    煙雨中的我一瞬間多了喜悅  好像也多了些
    悲歡和隱忍的苦楚  難道是我的靈魂產生了虛幻……

    (原載《四川文學》2023年8期)


    仙海的兩棵樹

    天龍山頂上的兩棵古柏  你站在這里干什么
    我不知道這里過去如何荒涼,但我明白
    你在無數次的狂風暴雨中形成自己的軀骨
    獨自啜飲著生命的呼吸和你根上的故鄉
    我真的想  你的前世就是一對難舍難分的戀人
    有著一段傷心的淚被風吹走  變成煙雨
    此刻我站在你的面前  用悲苦把甜蜜喚醒

    你見證過月亮在水面上升起   傾灑著憂郁與喜悅
    激情的淺丘里  你的孤獨成了一種信仰
    把我深深地誘惑  大地震顫時你注視著
    仙海湖封存的火焰  在挑戰孤獨時享受獨孤

    還有誰知道你扛著自己的命運 扎根在山水間
    一刻不停地吸取陽光  活在速度之外 從不
    屑于急攻近利  但你從不寂寞  你的枯枝敗葉
    也自成一體的成為淺丘深處的風景  你沒有
    被狂風吹斜  是因為你懂得生命的意義在于正直
    誰也不知道你在追問或留戀什么  陽光下
    你凝視著一些趕路人  從你身旁悄無聲息地走過

    穿過火焰  你神圣的光環迷醉在音韻起伏的水面
    我想在恍惚與歡樂的綠色之間去觸摸你的戀歌
    如此根深蒂固  我領悟到你上空空氣的甜美
    仙景之境界  有一種詩意正環繞  并穿梭在其中

    微風用指尖觸摸你的枝葉  你跳動的脈搏
    日復一日地抵達內心  我知道比黑夜的深沉
    更廣闊無邊的是你的溫暖  你沸騰的歡悅
    如同陽光之聲  讓你的軀骨更加堅硬而勃發
    從第一眼認識你開始  我就陷入一種窘境
    你的高度  你的光輝與永恒是你沉默的話語
    我知道你的生命獲得了陽光和土地的力量
    不然  你怎么會這么有骨有情有義的守望在此

    2016年5月20日寫于沈家壩

    原載《詩刊》等刊物

    0

    熱點資訊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06009411號-2 川公網安備 51041102000034號 常年法律顧問:何霞

    本網站是公益性網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如媒體、公司、企業或個人對該部分主張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網站將采取適當措施,否則,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 移動端
    • App下載
    • 公眾號
    久久免费的精品国产V∧,2020国产精品亚洲综合网,国产成人精品久久亚洲高清不卡,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产
  • <dd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dd>
  • <table id="cyukw"><label id="cyukw"></label></table>
    <acronym id="cyukw"><div id="cyukw"></div></acronym>
    <option id="cyukw"></option>